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四章、谢天谢地你来了!(1/2)
林初一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在敦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天上的龙肉,地下的驴肉。

  敦煌人好吃驴肉,所以本地的一些特色食物都是和驴有关。

  江来来到敦煌之后,还是头一回在附近的小馆子吃特色菜。在他刚来的时候,研究院的领导们也曾为他接风洗尘,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差点儿导致一场暴力流血事件的发生。

  或许是领导觉得请客吃饭这种事情太过危险,一是破坏纪律,二是破坏团结。于是,从此以后,江来就再也没有机会在饭桌上见到领导了,只能在书桌前面见到领导。

  樊院长每周都会邀请江来去办公室问一问修复进程以及面临的困难问题。当然,江来只说进程,不说问题。对他来说,哪有问题?

  他就是为了解决问题而来。没有问题,他解决什么?

  这倒不是说江老师膨胀,而是他确实需要大批量的工作来麻醉自己。

  江来在敦煌生活的这大半年时间里,几乎每顿都是在职工食堂里面解决的。他说「别人排挤他,不给他吃肉」,一半是真,一半是假。排挤他是假,不给他吃肉是真。

  职工食堂每天吃饭的人数是固定的,厨房提供的伙食肉量也是固定的。那些先去的工作人员每次都先把肉食给打完,等到江来慢条斯理地走过去的时候,留给他的也只有一些青菜素汤。

  樊院长只能要求大家不许在江来食物里面投泄药,不能大冬天的在人被窝里面浇冰水,但是也没办法规定大家不许吃肉吧?

  江来也听之任之,一幅给我什么吃什么的态度,这件事情竟然持续了大半年时间。那个时候的江来,活得就像是行尸走肉一样,哪里还在意自己想要吃些什么?

  所有人都憋着一股气呢,他们都想要看看这个出言不逊的家伙到底能够把431号洞窟给修复成什么样子,想看看樊院长三顾茅庐给请来的大师父到底有什么样的惊艳表现。

  沙洲饭馆。

  名字取的很大,店面其实很小。

  江来抱着油腻腻的菜牌翻看了一阵,然后点了酱驴肉、丝路驼掌、大漠风沙鸡,又点了一份驴肉黄面做主食。

  “老板,先上这些。”江来把菜牌递还过去。

  “没点青菜。”林初一提醒说道。

  “你吃青菜吗?”江来问道。

  林初一摇头,大半年时间都食欲不振的自己刚才看菜牌的时候竟然在偷偷吞咽口水,说道:“我不吃,我吃肉。”

  “我也是。”江来说道。

  于是,老板便抱着菜牌进厨房忙活了。

  菜都是硬菜,主食也是硬食。

  江来和林初一狼吞虎咽,大快朵颐。

  一只风沙鸡一分两半,然后两人抱着半边鸡就撕咬起来。那盆看起来油花花极其肥腻的丝路驼掌,两人竟然也毫不嫌弃,一人抓起一只就吃得满嘴油花。酱驴肉切成薄薄的肉片,在酱油和辣椒调和的料牒里面沾上一回,然后一口塞进嘴巴,肉质细嫩、味道鲜美。

  林初一虽是女子,但是谁说女子不如男,女儿也能顶半边天......她袖子高挽,长发披散,这桌子上一大半的食物都进了她看起来纤细平坦的小肚子里。林初一竟然留起了长发,看起来清秀文弱,以前干净利落的女强人形象已然远去。

  肉吃完后,两人再提着筷子各挑了一碗驴肉黄面,林初一埋头吃了几口,突然间眼眶湿润,无声痛哭起来。

  江来看到肩膀抖动的林初一,也放下筷子,默默地抽出纸巾递了过去。

  林初一接过纸巾擦了一下,没想到眼泪流得更加汹涌,就连脸颊也被那粗糙的纸巾给磨的通红。整张脸红扑扑的,就像是着了火一般。

  “对不起。”林初一拼命的想要止住哭泣,但是她越是努力,这哭泣也越发的汹涌,不可抑制。

  她不知道自己哭什么,哭心中的委屈?哭生活的艰难?哭这久别重逢的喜悦?哭自己还是自己江来还是江来?

  “好好哭吧。”江来出声说道,就像是在劝别人「好好吃吧」「多喝一杯」一般。“这段时间一定把你累坏了。”

  林遇死了,林家只有李琳和林初一林秋三人。李琳年纪大了,而且又悲伤于丈夫以那样一种决绝的方式死去,身体一下子就垮了下来。林秋就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整天沉迷漫画,勤于漫展,不可能对这个家庭做出什么贡献。只有林初一站出来安慰老的,教育小的,成为林家的定海神针。

  林遇死了,尚美集团这艘大船也面临着四分五裂。林初一虽然握着公司大部份的股权,但是没有那些叔叔伯伯们支持的话,她想要掌控大局也极其艰难。一个女人,想要在这个社会上做事立足,或许要付出比男人更多的辛苦和代价。

  千头万绪,千丝万缕,最终都落在林初一这一个线头上面。所有的事情都由她来做决策,所有的关系都要靠她去维持。

  可是,她也只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女人啊。

  父亲死了,难道她不难过吗?母亲病了,难道她不焦虑吗?弟弟不懂事,难道她不气愤吗?公司里面那些老家伙们处处掣肘,难道她不憋闷吗?

  心中的太阳和希望,雨天里面的那一把伞黑夜里面的那一束光,漫长岁月中唯一一次动心的男神.....江来不辞而别离她远去,难道她不悲伤吗?

  虽然林初一什么都没有说,但是江来能够理解她的心境。

  他知道她为什么而哭。

  林初一哭了好久好久,旁边的客人也发现这边的异常,纷纷朝着这边看了过来,还有人举起手机想要拍照录视频。

  “老板,如果现在有人埋单,所有的钱都挂在我这桌上。”江来突然间出声喊道。

  在老板一脸错愕地看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人激动的站了起来,喊道:“老板,埋单。”

  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推门跑了出去,一幅生怕别人把他逮回去付钱的紧张模样。

  有人带头,其它人也纷纷响应站了起来。

  “老板,我这里也埋单。”

  “谢谢小兄弟啊,你是个好人......好好安慰安慰你女朋友,女孩子是要靠哄的。”

  “老板,我这边打包.......”一个刚刚坐下来,菜还没上齐的客人喊道。

  一眨眼的功夫,小饭馆里就只剩江来和林初一了。

  还有一脸警惕眼睛死死盯着江来这一桌的饭店老板,他可不能放这小子给跑了,要是江来也逃单,他这一天就白干了。不,好几天都白干了。

  江来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

  女孩子想哭的时候,一定要给她制造良好的哭泣环境。

  他和施道谙不同,施道谙只会给女孩子制造良好的上床环境。

  林初一突然抬起头看向江来,泪眼婆娑的说道:“你坐过来。”

  江来摇了摇头,说道:“你好好哭吧,我不过去打扰你了。”

  他就是这么体贴。

  于是,林初一就哭得更加伤心了。

  林初一哭了好久好久,总算是止住了眼泪。

  她接过江来递过来的纸巾,擦拭掉脸上的泪渍之后,问道:“我哭起来的样子是不是很丑?”

  “那是别的女人,你不丑。”

  “......”

  江来替整个饭店的客人们埋过单后,带着林初一走进了敦煌研究院。

  敦煌很美,最美的季节就是秋天。金黄色的杨树叶子,被风一吹,哗啦啦作响。碧蓝的天空就连云朵都极其罕见,像是一整块纯粹清澈的玉。黄色的沙山、灰色的戈壁,还有各种各样应季的水果,实在是让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

  江来指着一棵粗壮挺拔的大树,说道:“这就是我和你讲过的活着一千年不死,死后一千年不倒,倒后一千年不腐的胡扬树。我小时候还经常跑到这棵树上面去掏鸟蛋........这上面有一个隐蔽的鸟窝,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所以,每次我都会爬上去拿走鸟窝里面一半的鸟蛋。”

  “为什么拿走一半的鸟蛋?”林初一好奇的问道。

  “我要是全拿走了,以后哪只傻鸟还会在这里下蛋?我只拿走一半,小鸟说不定以为是那些蛋自己不小心滚落下去的。和人类没有关系。”
为您推荐

@织梦者 . https://www.zhimengzhe.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织梦者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