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九章、缺根筋!(1/2)
林初一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没有人比你更加的了解自己。

  一个人连自己都不能相信,又怎么能奢望获得别人的信任呢?

  江来不仅仅是对自己人品的肯定,也是在对董育林眼光的肯定。老人家,你没看错人。

  果然,听到江来的话后,董育林脸上露出感激和欣慰的表情,久久的说不出话来。云成之也在为自己的老朋友感到高兴,英雄惜英雄,正当如此。

  至于小七......她的态度没人在意。

  江来把铺在桌子上的那幅《孔雀竹石图》收了起来,重新放进木盒里面,说道:“那我就把这幅画带回去了。”

  董育林点了点头,眼神依依不舍地盯着装画的木头盒子,问道:“江来小友,大概什么时候能够修好?有没有一个准头?”

  江来摇头,说道:“短则三天,长则三年,灵感这种东西,可没有一个准头。”

  董育林对此表示认可,却说道:“既然如此,那就以三个月为期。如果江来小友把此画带回去三个月之后,仍然发现自己没办法接笔续意,那此次委托就此结束,此画归还。如何?”

  “没问题。”江来爽快的答应了。

  他知道,董育林这是在担心长期把这幅画放到外边,会出现什么变故或者被人占为已有。这样的担忧是理所当然的,就算是江来自己......江来自己是不可能把心爱的宝贝收藏托付给别人来保管的。自己瞅一眼都得小心翼翼的躲着人,怎么可能把它给大大咧咧的送出去?

  他又不傻!

  董育林举起右手,笑呵呵的说道:“一言为定。”

  江来举手和他的右手拍击在一起,说道:“驷马难追。”

  这表示不立合约,不签字据,按照古人的「交易」方式,击掌为盟。

  这种签约方式不受现代法律的保护,完全靠对彼此的信任以及.......运气。

  江来就听过这么一个故事,一个古董藏家把自己珍爱的董其昌真迹给自己的挚友带回家赏玩,不签字据,不立合约,借条都没有一张。挚友心脏病突发死去,丧事办完,古董藏家想要要回藏品的时候,挚友的儿子却说完全没有那回事儿,董其昌画作是父亲多年收藏的作品,怎么能凭白交出去?

  最后两家撕破脸皮,打了官司,古董藏家也仍然没能要回自己的藏品......

  “爷爷,你再考虑考虑吧?”小七在旁边出声劝道:“这可是你最喜欢的画啊,就这么被人拿走了?就算让他立个字据写个欠条也成啊.......哪能空口白牙的什么都没有?以后他不还了可怎么办?”

  “江来不会不还的,他不是那种人。”云成之赶紧出声帮江来说话。

  顿了顿,又对董育林说道:“老董,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呢,生意归生意,交情归交情。咱们把交情暂时放到一边,还是按照正规生意的手续来进行,好吧?要不,签个合约?你这边不是之前找人来修过书籍吗?就按照之前的合约再走一份?”

  “矫情。”董育林豪气干云的模样,笑呵呵的看着江来,说道:“我相信江来。江来小友,我的眼光不会错吧?”

  “我值得你的信任。”江来也出声说道。

  “哟,你们俩个还真是.......一个傻大胆,一个厚脸皮。一个敢给,一个还当真敢接。”云成之被这两人给搞得没脾气,索性也就不说什么了。

  只是小七满脸不甘,好像江来骗了她最宝贝的东西却又不愿意负责一样。

  “江来小友,这幅《孔雀竹石图》就拜托你了。现在咱们正事说完,我让厨房准备了几道小菜。成之,江来,晚上陪我喝两杯?我这边可有三十年的铁盖茅台,那个香喽.......”

  “我没时间。”江来说道。“我要回家。”

  云成之正准备答应下来喝铁盖茅台,听到江边拒绝之后,赶紧把流到嘴边的口水吞咽回去,不满的瞪了江来一眼,说道:“回去回去。我也有点儿事情要处理......”

  “那实在是太遗憾了。”董育林出声说道。“咱们就约下次吧。成之,我这铁盖茅台给你留着。好酒还是要酬知己才够味。”

  “谢谢老董。那我们就不打扰了。”云成之出声说道。

  “我让车送你。”董育林出声说道。

  来的时候是董家派车去接,回去的时候自然要董家派车相送。

  不然的话,这师侄俩人还当真没办法走出这空旷繁杂的山区别墅......

  坐进车子里面之后,云成之看着江来怀里抱着的画盒,说道:“江来,这是八大山人的作品,是老董最喜欢也最宝贝的,平时都不肯轻易示人,我们这些老朋友想要看上一眼都很困难.......你可得好生爱惜啊。”

  “你看不到,会不会是交情还不够深?”

  “......”

  “我会比他还要爱惜。”江来出声说道:“他要是懂得爱惜,就不会把画给毁成这个样子了。”

  “........”云成之就想下车了。

  三十年的铁盖茅台他不香吗?为什么要自杀式的和这个混蛋家伙坐上了同一辆车?他什么时候才能够懂得尊老爱幼的道理啊?什么时候能够......不要总是那么的戳老人家胸口?

  “你急着回去,是有什么事情吗?”云成之觉得自己还是要打破沉默。不说话的话,他就一直沉寂在之前的痛苦之中。打破之后.......他就可以体会新的痛苦了。

  “是的。”江来说道:“施道谙说今天晚上做驴肉黄面和火烧,让我早点回去。回去晚了可就凉了。”

  江来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说道:“现在已经晚了。”

  对着前面的司机喊道:“师父,麻烦开快一点儿......”

  “........”

  江来看到云成之脸色难看,说道:“师伯,你是不是晕车?”
为您推荐

@织梦者 . https://www.zhimengzhe.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织梦者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