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百三十章、活着!(1/2)
林初一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李琳死了。被人一刀割喉。

  保姆瘫倒在客厅沙发上面,陷入昏迷什么都不知道。

  唯一的在场证人就是施道谙,当然,他也是最大的犯罪嫌疑人。

  王奋看着坐在面前的林家姐弟俩,心里沉沉的叹了口气。这林家......也忒惨了一点儿。林遇声名狼藉不说,最后还跳楼自杀了。李琳更惨,承受丈夫惨死的打击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已经垮掉了,还被人追到家里面去给一刀抹了脖子。

  这姐弟俩一下子无父无母,成了孤儿。

  王奋在网上看到过一句话:父母在人生尚有出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自己的父母健在,虽然有时候觉得他们唠叨起来没完没了有些烦躁,但是,因为有他们在,心里是踏实的,感情是完整的。有他们在,就让你觉得自己还年轻着,虽然已经有了孩子,可是在父母面前,自己也永远都是他们的「孩子」。

  林初一和林秋呢?他们就只能彼此相依为命了。

  当然,这也说明那些人穷凶极恶,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林初一的脸色苍白如纸,双眼血红,精神恍惚,看起来心力憔悴的模样。林秋更惨,同样的双眼通红,身上还沾染着泥污和血迹,但是表情阴狠,一幅想要择人而噬的狼崽子凶相。王奋见多了这样的场面,他的心里藏着恨呢。

  “尸检报告出来了。”王奋看着林初一和林秋,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温和体贴一些,说道:“李女士被害时间是在夜晚的六点三十分左右......施道谙是在晚上的七点零六分过去拜访的。”

  “他是怎么进小区的?”林初一出声问道。

  “他在小区门口做过登记。这一点儿,从小区的登记名册和监控视频上面都可以看到。当然,这也和门口保安的口供一致。”王奋解释着说道。“施道谙发现情况不对后,也第一时间打电话报警......所以,基本上可以排除作案嫌疑。”

  “小区管理极其严格,如果没有业主的许可,施道谙是不可能进入小区内部的......”林初一抛出自己心中的第二个疑虑。

  “是的,这就是很诡异的地方。施道谙在门岗登记时,门卫确实向你们家打过电话询问是否放行......他们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才放施道谙进去的。”王奋沉声说道。

  林初一的神情为之一震,瞪大眼睛看向王奋,说道:“你的意思是说......”

  “不错。”王奋无比肯定的点头,说道:“我们再三确认过门卫的证词,甚至查看了门卫和你们家的通话记录......他们确实拨打过你们家的可视电话,也确实得到了允许放行的答案之后才放施道谙进入小区的。门卫极其肯定的说,接电话的是一个男人声音......你们家只有两个女性,哪里会有男性?”

  “所以说,凶手杀害了你的母亲之后,并没有立即逃离,甚至还接通了门铃电话,亲口答应放行......是凶手放施道谙进门。可惜可视门铃是单向的,保安没有办法查看凶手的真实样貌。”

  “那个时候我妈......”

  “应该已经遇害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凶手没有更多的时间用来杀人,并且事后要整理现场......毕竟,他同意放行之后,施道谙从小区门口开车到你们家门口只需要三至五分钟的时间。”

  “会不会是施道谙......先溜进去杀人,然后再故意伪装一番过去拜访?”林秋出声问道。

  王奋看了一眼林秋,心想这小子对施道谙的敌意极深,难道他脸上毫不掩饰的杀气也是针对施道谙?这一点儿倒是要特殊关注一下。

  王奋摇了摇头,说道:“不存在这种可能性。第一,施道谙的行车导航我们检查过,和他所说的出发时间完全相符合。第二,在六点半左右的时间,他才刚刚从公司出门,有公司众多同事作为人证,还有公司所在大厦的保安证词和监控录像。他有充足的不在场证明。第三,保安向你们家打电话的时候,确实有一个男人接通过电话......那个时候施道谙正坐在车里等候着放行。”

  “一定是他。”林秋咬牙切齿的说道:“施道谙的嫌疑最大,他和那个江来是一伙的,他们回国就没有好心,是盯着我们家来的......”

  “林秋......”林初一出声呵斥道。

  “姐,他们已经害得我们家破人亡了,你还要帮他们说话?爸死了,妈也死了......他们不是好人,他们回来之后,我们家有一件好事吗?”林秋满脸的不服。

  王奋看向林秋,说道:“警察办案要讲究证据。但是,根据我所掌握的证据,施道谙确实不是凶手。”

  “我知道了。谢谢王警官。”林初一看向王奋,出声道谢。

  王奋轻轻叹息,说道:“初一,遇到这样的事情,你们的心里一定很不好受。我完全能够理解。但是你们一定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这个世界上,哪有过不去的坎呢?你们俩还年轻,还有远大的未来。一定要好好珍惜自己。”

  林初一没有在意王奋的安慰,所有的「感同身受」其实都是虚伪,真正的痛只有亲历者才能够真正的体会。她看向王奋,直截了当的问道:“案子是由你们负责?”

  “因为涉及到命案,刑事组那边过来负责,我们两边互相配合。我们国家的政策是命案必破,有任何线索,我会第一时间和你们联络.........”

  “谢谢。”林初一再次道谢,说道:“我们可以走了吗?”

  “可以。”王奋说道。“如果需要什么帮助......”

  “不需要。”林初一已经起身朝着外面走去,说道:“我会处理好我妈的后事。”

  林秋也站了起来,跟在林初一身后一起朝着外面走去。

  王奋再次发出沉沉的叹息声音。

  从烟盒里摸出一支香烟,准备点燃的时候,想到自己年幼的儿子,又把香烟给塞进了烟盒。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活着更加重要的事情了。

  -------

  施道谙把热茶放到江来面前,自己端起热气腾腾的咖啡喝了一大口,发出幸福的赞叹声音,说道:“还是街上咖啡馆的咖啡好喝,警局里面的咖啡实在是太差了,简直让人难以下咽......”

  “可能进去的人都没有心情品尝咖啡的好坏吧?喝什么都没有关系。”江来的身体微微后倾,后背靠在椅背上面,打量着面前的施道谙说道。

  “那是他们做贼心虚。我又不是犯罪嫌疑人,作为一名热心市民主动前去警局配合调查,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如实反馈......当然想喝一杯美味的咖啡来奖励自己的善良了。”施道谙辩解着说道。

  顿了顿,他又抬头看向对面的江来,问道:“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你想说的话,会主动告诉我的。”江来出声说道。

  “你不想知道,我为何在这个不合适的时间出现在那个不合适的地方?”

  “你说过,有一些问题想不明白,想要找初一妈妈聊聊。”江来出声说道。

  施道谙轻轻叹息,世界上能够像江来这么无条件信任自己的,怕就只有江来本人了......

  正如他之前所说的那样,处在那样的环境之下,倘若自己是个局外人也会对自己的动机有所怀疑。可是,江来却一如既往的坚信自己是无辜的,自己不可能是杀人凶手。

  “你今年多少岁了?”施道谙问道。

  “28。”江来回答着说道。

  顿了顿,又回答着说道:“比你小七岁。”

  “......”施道谙有些无语,让你回答那么多问题了吗?

  “还记得你十八岁生日时许的愿望吗?”

  “记得,希望替我爸报仇雪耻,讨还公道。”江来回答说道。

  “我也曾经想过,假如你不提这件事情的话,我也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我们开名车,住豪宅,甚至可以请好几个金发长腿的欧洲美女来给我们做秘书保姆,多谈几场恋爱,多看几眼风景.......做着自己喜欢做的工作,赚着还算干净的钱。这一辈子就这么过着,是不是听起来也挺幸福的?”

  “虽然这么说有些对不起老头子,显得我这个做徒弟的没心没肺的。你是他的亲儿子,你都没有想着要去做些什么,我又何必自寻烦恼呢?可是,你偏偏许下了那样一个愿望。既然要打仗了,那也不能直接光着膀子冲上去和人撕扯吧?不体面。而且,我不喜欢输,你更不喜欢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