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六十六章 放榜(1/2)
乘龙佳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清晨的阳光再次姗姗来迟。都已经卯正过后,天空却依旧黑蒙蒙的,仿佛仍是在深沉的黑夜。国子监门前的成贤街,却渐渐有了些人流,但并不是监生们如此勤勉,而是早起打算做早点生意的小摊小贩。

  这是成贤街上常见的景象。什么豆花、豆浆、烧饼、饺子、馒头、面条、稀粥……恰是应有尽有。然而,到得最早的几个小摊贩,却突然发现,今天竟有人比他们还早!

  意识到往日约定俗成的地盘兴许会被这些新来的人占去,几个小摊贩无不急了,可是,当这些人推着小推车迅速赶上前去理论时,却骇然发现这些新来的人一个个身穿黑氅,犹如钉子一般默然站在国子监门前的八字墙下,每个人之间的距离甚至也整齐划一。

  正当几个小摊贩惊恐交加,只以为是国子监出了什么事,于是哪里派了人来将这里看住,却有人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咦。虽然发出声音的人立刻捂住了嘴,但却还是伸手指向了那些黑色大氅的人背后那墙壁。

  看清楚墙上竟是贴满了黄纸告示,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都是做早点生意的小摊小贩,也许能算得清楚价格,也许能认识几个字,但要看懂这么多告示,那自然大多数人都力有未逮。但唯一一件事众人却是明白的,那就是这告示理应是好事。

  否则怎么会用黄纸?要知道,历来如乡试会试放榜的时候,那才会用有颜色的纸,至于平常告示,白纸墨字张贴在那就行了!

  既然知道不是坏事,一群小商小贩也就安心了,一时也没人再去关注这些黑氅大汉,纷纷自顾自地把车推到了一贯做生意的位置,开始生火预备了起来。一刻钟之后,天色渐渐有些蒙蒙亮,他们之外的其他摊贩们也多半都到了,同样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异样。

  虽说大多数人都没工夫看热闹,都在那自顾自地忙活,但也有好事且认识字的在收拾停当之后过去瞅了瞅。只没看多久,人就匆匆跑了回来,却是对左右的其他摊贩嚷嚷道:“是之前国子监那次选拔东宫侍从的结果,所有人的名次都排出来了!”

  在国子监门前做了多年生意,小摊小贩们大多有一个共识。

  一是做生意要有分寸,也就是早上这一个时辰,他们尽管把这天下最高学府的门口堵住都没关系,但若是贪心不足还想再延长时间,那么邻近顺天府衙的差役就要来赶人了!

  二是国子监的学生们那十个里头九个都是绣花枕头一包草,没有多少真才实学,所以这么多年监生出身的进士凤毛麟角,一二十年才一个。这次太子选拔东宫侍从,竟然在国子监选,在他们看来,那还不如九章堂呢!至少九章堂那些监生刻苦,随和,还有个好老师!

  想归这么想,马上就要到监生们光顾的高峰,包括刚刚那个去看热闹的小贩在内,谁也没工夫再去查看那榜单上的名次高低,全都急急忙忙干起了自己的活。哪怕约定俗成的没有吆喝,但随着香气渐渐飘散,最早一批客人终于来了。

  住在国子监号舍的监生,自然不可能是什么富贵出身,往常大多也就是一个馒头或是烧饼解决早饭,但今天,发现墙上张贴了黄榜,众人无不立刻就被墙上黄纸吸引了过去。

  虽说有人只瞥了一眼,发现是长长的表格,就忙着先解决早饭的问题,但也有人好奇地先去看了个究竟,可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三五成群的监生们一时炸开了锅。

  “是之前东宫侍从选拔月考的名次,所有人都列出来了,竟然不是只列出入选的人!”

  “真的假的?所有人?那得是多长的名单,天哪,莫非这满满当当的八字墙贴的都是?不可能吧,之前大司成少司成还有各位博士们全都没说!”

  随着这个大嗓门却又饶舌的一声嚷嚷,刚刚还在解决五脏庙问题的几个监生登时忍不住了。有人叼着烧饼就过去看热闹,也有人端着面碗就过去溜达看榜单,还有人则是慌忙揣着馒头匆匆赶回号舍,去通知更多的人来围观。

  于是,在这儿卖早点多年的小摊小贩们,很快就目睹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人流!顷刻之间,监生们从国子监那大学牌坊下头蜂拥而出,到两边八字墙那边翘首观望,如若他们会用成语,一定会觉得,毫无疑问,那就是摩肩接踵!

  而由于八字墙那边里三层外三层,不时也有被人挤到后头去没能轮上看榜的监生,又或者已经看完前几名,发现没自己之后的监生,意兴阑珊地回来买早点,忿忿不平地一边填肚子一边在那恼火地抱怨。

  然而,随着人群中有人嚷嚷了一句,率性堂的某某某竟然排在六百多名,刚刚或自怨自艾,或垂头丧气的监生们,一下子就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兴奋了起来。

  于是乎,东面那八字墙张贴的黄榜不过是靠后那些名次,起初没什么太多人关注,可现在却有一大堆人过去围观。随着一个个也算是在国子监中名声挺大的名字和名次被念了出来,有人哄笑,有人惊叹,有人不信……却也有人一时恼羞成怒。

  有道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某个自诩奇才,此番却名落孙山的监生,就是怒喝一声简直荒谬之后,下意识地伸手就要撕去那一张写了自己名字的黄榜。可他才刚刚伸出手去,手腕就突然被人牢牢捏住了。

  看到那一双冷冽到杀气腾腾的眼睛,那监生这才意识到,黄榜之下还守着二三十个黑氅大汉,而且这是黄榜,不是平常那些揭帖!不知道对方是锐骑营的,还是哪来的,他到了嘴边的骂声最终吞了回去,却是使劲一甩手挣脱了开来,等退后两步方才撂下一句狠话。

  “如此儿戏,我下次绝不会参加了!”

  见人悻悻而走,那御前近侍顿时轻蔑地嗤笑了几声。忙活了一整晚,天亮的时候顶头大上司总算命人送来了一碗碗热气腾腾的羊肉汤,说是慰劳品,但这会儿又在风地里站了这么久,他当然冷,再看到这些乱哄哄的监生们,他忍不住想起了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