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言氏一脉(1 / 2)

印记符需要在与当事人对话的过程中,用特殊的施符手法施在对方身上,印记符一旦上身,但会贴于身体上的特定位置,也就是血虫休眠的位置,然后印记符会与肌肤融合,神不知鬼不觉成为终身印记伴随当事人,除非施符者自行解除,或者被施者修为超过施符者,否则难以去除。

施印记符是需要至少三级练气士才行,而叶仙儿便是一个三级练气士。

在确定对象的情况下,叶仙儿花费了大概一周的时间将印记符全部施到目标人物身上。

而与言涛见面的这个下午,她只剩下最后一个目标。这个目标便是唐国贤。

搞定唐国贤并不是什么难事,叶仙儿家世显赫,虽然在异灵局不过是一个中级特派使的身份,但是她本身的家族却是华夏国的权贵家族,叔伯兄弟中有不少都在华夏国政商领域拥有不小的能量。

相较而言,唐国贤在她眼中也不过是类似于一个县城出来的暴发户而已。

她只是借用了自己一个堂兄的集团公司的副总的名义,就令唐国贤屁颠屁颠地来赴约,以为有什么天大的商机降落自己头上,结果两人吃了一顿很短暂的晚餐,叶仙儿成功在唐国贤身上施下印记符,然后就很快中止了饭局。

唐国贤还报着对方可能对自己公司有兴趣的心思,期待下次再约。不过叶仙儿却已经早已把唐国贤递出的特制名片撕的粉碎,这一周可把她折腾的不轻。

在洛城这样一个说繁华不算繁华,说破败也算破败的四流城市,叶仙儿也没有四处游玩的兴致。

主要的事情办完,还有一点次要的事情需要弄清楚。

眼镜男和丸子头女子被派出去又有大半日时间,叶仙儿一个电话打过去,带着一丝不耐问他们到底调没调查清楚言涛的底细。

两人电话里唯唯诺诺说这次已经彻底弄清楚言涛的底细,把他的祖宗八代全查了一遍,还专门到他爷爷的老家把族谱弄了一份。

叶仙儿这才语气轻缓地让两人到酒店里来见她,当面说,她这回要好好听听这个言涛到底是何方神圣。

叶仙儿在酒店套华套房里喝着几万一瓶的红酒,听着两个手下邀功似地对言涛的身世家族侃侃而谈。

这言家在洛城历经三代,言涛的父亲言宏峻,之前已经说过,在洛城出生长大,后来当了厨师,开了饭店,后来破产,而言涛的爷爷言慕山本是洛城下辖的栾县的贫下中农,后来参军在军队呆了六年,并参加了著名的战役,获得荣誉勋章,退役后便被安排在洛城一个国营工厂保卫科作保卫干部。而言慕山的家族历史都在这本族谱里,从这族谱上看,再上溯四代,言家在栾县还是一个大户,出过秀才,也出武举人,到近代才家道中落。不过言姓在中省本为少见,以这族谱所写,栾县的言氏一族乃是源于湘省的一支,据说是一个名叫言固的人从湘省跑到栾山寻仙问道,后来就在栾县定居,繁衍子孙。

言固叶仙儿听到这两个字时,眼睛一亮,作为三级练气士,她对气道在华夏国的隐匿历史还是颇为了解的。

言固乃是气道禁咒一派的创始人,可能在普通历史资料上根本不会有他的名字,顶多就是像族谱里写的那样,他不过是一个姓氏的传承者,但是对于气道修练者来说,言固是一个了不起的气道宗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