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旗鼓相当(1 / 2)

言涛正纳闷朱丽娅跑哪去了,突然一个身影从一旁林木间飞身而出,向言涛扑了过来。言涛二话没说,一闪身轻松避开,却发现朱丽娅表情古怪地看着自己,眼神中红色光芒忽隐忽现,忽而敌视,忽而迷茫。

你是谁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朱丽娅说道,她的身体似乎还有些虚脱的样子。

你没有迷朱吗你刚才是装的言涛看朱丽娅神志似乎尚有几分清醒,突然明白过来刚才朱丽娅可能是装作被那药液控制,其实是冒着大险想在关键时候给对方致命一击。

言涛的猜测是对的,朱丽娅被注入药液后,身体渐渐起了反应,她心知不妙,又听到李佑贤那般说了药的效果,更不愿被他们得了便宜又害了爷爷,所以她情急之下,想到一个主意,便是装作很快被药物控制,诱使李佑贤和那个金越放松警惕,伺机再偷袭他们,即便不能一击毙杀,至少也让他们损失惨重,这样爷爷或许还能逃脱

可是,突然杀出了个陌生人,刚才言涛以极快的速度将金越击杀,又很快将李佑贤击倒,后来她没看清怎么一回事,李佑贤在对方一手一提之下竟然消失不见。

朱丽娅很是不解,但是她却发现自己身上的药效渐重,开始汹涌爆发起来,身体燥热,看到不远处的奇异华夏男子,她内心有一种渴望,虽然他看上去好像还很年轻

但是她知道自己这样会很危险,对方是敌是友,她难以确认,而且她听传闻说,华夏的练气士对血族一向不怎么容忍,见即格杀,自己还要保护爷爷,万一对方要杀她

胡思乱想间,朱丽娅发现自己的身体渐渐不受控制,极其渴望一个男人

在意志的最后一丝努力下,朱丽娅想逃走,飞身跃进树丛间,极行数步,却在跑了不到三米后发现自己似乎已有些虚弱脱力,难以正常行动。

好吧,既然不能逃走,不如拼一下。朱丽娅看着言涛走回原来的地方,拼着最后一丝力量,意欲做最后一次挣扎,哪怕稍稍激怒一下他,或许我也能死得痛快一些。

结果,言涛没有被激怒。不过,他很好奇,这个血族女孩似乎拥有无比顽强的意志,竟然如此的不折不挠,他真有些佩服,但是下一刻,朱丽娅却终于迷失了。

她感觉到的只是自己的渴望和对方身上奇异的吸引力。周围的世界天旋地转仿佛一下子变幻了空间,进入了一迷幻之境,朱丽娅觉得身体轻飘飘得无比欢愉,看到眼前的男子更让她内心生出一种想要交合的冲动。快乐是很原始的冲动,血族血脉中有更加原始的占有欲和控制欲。

言涛被眼前这个漂亮的金发美妞举动给吓住了,脱掉最后一件遮羞布,她完全解放了自己的身体,而她的身体像一件精美的雕塑一般,匀称的身材比例,雪白的肌肤

而且不待言涛从香艳的视觉冲击中反应过来,对方一言不合就把言涛给紧紧抱住了,一番热吻舌舔,极致诱惑,早前言涛在酒吧本来已经被压抑下去的一股邪火突然被撩挑的直往上窜,窜得他浑身发热,身体僵硬。

而且对方又急切地手指下移,去触碰到她不该触碰的地方。

即便一开始是拒绝的,最后言涛也发现自己把持不住了

这一晚,言涛竟然被一个血族女孩给诱惑了,虽然对方也是身不由己,被药催得无力抵抗,反而是言涛有点趁人之危,不过言涛从一开始就对这个女孩颇有好感,只是万万没想到后来的剧情发展的这么突兀。

在他原本的设想中,除了张小雅,他接下来最可能与之发生关系绝不会是这个金发碧眼的异域美女,而且还是半血族。

但是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

而且事发地点后来经言涛琢磨,发现十分的风格诡异,他们竟然在墓地边来了一段风流事。

这几乎可以去拍一部恐怖片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