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通达国贸(1 / 2)

言涛回到酒店,感觉头脑昏沉,估计是自己摹刻铭金文耗费了太多神识。

躺到床上,没有脱衣服,言涛便不知不沉沉沉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已是午夜时分,言涛没有睡意,又正值午夜,此时似乎也没有去处,便在房间盘腿而坐,想起白天摹刻的那些铭金文,言涛便在脑海回放起这些奇怪的文字来。几十个铭金文字仿佛幻灯片一样在言涛的脑海里不断回放。

言涛渐渐有了一些明悟,每个铭金文字都是一道命符,拥有固定的属性和奥义。

所谓的符咒不过是人的精气神三者合一而外化的一种能量体。精为精魄,气为真气,神为神思。

命符便是一种将三者融为一体外化成咒的符文。

或许是因为天眼诀功法神妙作用,使言涛精魄至纯,气脉浑厚,而神思则直接超出了正常人类范畴,已经初步达到天人境界,拥有神识之力。所以言涛几乎毫不费力地便将这种被无数练气士视为珍宝的命符化为已用。

要知道,就算是一些道行高深的大咒师,想要完全习得这些命符,不花个四五十年的功夫,也是万万不可能的。

对于自己偶然所得的这些命符,言涛尚未真正体会到其妙用,不过这一晚上,他到是完全沉浸在这几十个命符中,一直参研到天光大亮。

本打算只在河州呆上一天,可是因为遇上了周通,言涛改变了主意。与周通以古玩玉石相识,周通为人又很豪爽真诚,言涛倒觉得可以再找他好好结交结交。

不管徐静坤与周通的交情怎样,言涛觉得周通是那种一旦投其所好,便会以诚相待的率性之人,倒不会受徐静坤的太大影响,所以以后事业说不定还能从他这里得到些助力。

做事业人脉可是非常重要的,反思自己现在的人脉,言涛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任何可能的圈子人脉。

他身边全是自己的下属,论到人脉,或许潘晓月算一个,莫玉婷算一个。但是这二人中,前者言涛不想用太多利益关系去影响两人之间的那种若即若离的感情,后者却让言涛拿捏不透。莫玉婷似乎是因为徐家的关系,才与自己建立合作关系,现在徐静坤态度明确,己经把自己当成了无关紧要的外人,莫家以后的态度也就很难说了。

除此之外,言涛发现自己毫无人脉关系可言。

不管以后会面对什么,多交朋友总是不会是坏事。遇到可交的朋友言涛自然要好好把握。

怀着这种想法,言涛把回洛城的日程向后推了一天,早上八点到九点这段时间给洛城那边打了几个电话后,说明了自己要在河州再停留一天,然后便跑到了市区一家大型图书城,买了几十本关于古玩玉品鉴赏的书,回到酒店房间,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把这些书全部印在脑子里,摇身一变,就成了一个古玩专家。

感觉自己肚子里的古玩知识一下子丰富了好多好多,言涛觉得自己倒是可以利用自己的先天优势在古玩行当里捞点钱财,不过眼下,他却是要与周通拉拉关系。

昨天周通说过他家里还有一把青铜古剑,上面也有铭金文。

言涛便以此为由,给周通打了个电话。

周通接通了电话,依然是非常的友好热情,未等言涛说什么,便邀请言涛到他的公司找他,说他这会儿在公司开会儿,开完会请言涛吃饭,要与言涛好好切磋一下古玩鉴赏的水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