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血族与气道(1 / 2)

爷爷,既然说来话长,那你就拣到主要的说,我这些天可是老担心你呢,你也一大把年纪了,那些叫你去云梦山的人真是讨厌,自己没能力还要拉上别人。徐婉丽搂着徐雷钧的胳膊,尽显小女儿姿态。

呵呵,其实也不怪他们,作为气道联盟的成员,我和叶老头都有责任去维护华夏气道修行的秩序。而且,这次,出事的是云梦山的一个故友,隐修隐道士,他也算是与我有些渊源,我本意是要帮他一帮的,听说他是修了魔功,导致走火入魔,哎,可惜他已经入魔太深,现在只能被囚于迷咒结界里,以后也只能在那里安度晚年了。徐雷钧不由叹息道。

隐修与他也算是世交了,隐修父亲也曾是华夏一个惊才绝艳的气道天才,年纪轻轻便成为三级练气士,成为气道同盟的核心成员,只是在百年前那次围剿血族入侵者时,意外中了一种血魔咒,当时还没有意识到那个血魔咒的诡异,但是后来不仅被那血魔咒吞噬了大量的生命元力,还被其迷乱了心志,不过三十岁的年纪便离奇去世了。

隐修得到他父亲的真传,在气道修练上也有过人之处,但是限于天资局限,目前也只是一个中级咒师初级的境界。

徐雷钧倒是与隐修时有往来,前几年他游历时曾去云梦山的道观里住过一段时间,与隐修喝茶论道,下棋对弈,交情不浅。

所以这次听说云梦山隐道士出事,徐雷钧是主动前往的,中间遇到叶天龙,这才与他同行了。

这位隐道长怎么会修练魔功,难道气道修练中也有魔功言涛联想起自己所读过的一些玄幻,知道修真世界一般有仙功,魔功之分,却没有想到气道修练中也有。

其实应该叫血魔咒,也是一种咒术,却是有别气道中所修习的符咒术,这种血魔咒多是血族的修练之术,血族与人类不同,他们气脉中无法修练先天真气,只能靠吸食人血来修练,而他们的血魔咒,也需要人血做媒介,通灵御物,全要人血来血祭。徐雷钧说道,脸上露出明显的厌恶,看来他对于血族没有一点好感,若是让他知道,言涛还有一个半人类半血族的金发女情人的话,不知他会作何感想,当然,言涛自不会傻到把朱丽娅的身份说出来,而且他甚至不打算让朱丽娅与徐家任何人有碰面的机会。

与朱丽娅的相遇相识相知,言涛并未后悔,但是总是还觉得自己太过于花心了一点,虽然当时朱丽娅在被情药所迷时,表现出来风情媚骨让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无法自持,更何况他身上经过戒指功法的锻炼,更方面都变得很强,连那个方面的需求也变得超强,那种情况下,也真的是难以不去动情起性,只能说与朱丽娅的这些机缘巧合是天注定,躲不过。

言涛一时走神,徐雷钧却以为他是被血族的修炼之法给吓到了,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其实血族与气道修练者素有纠葛,这事甚至可以上溯到远古时候,我曾在一些古器上看到血族与气道修练者大战的画面,只是这些古器只有战斗场景,却都没有谈及血族的来历,而且我们气道修练者的这些气道传承也是一个千古之谜,我们虽能修习咒术,但是却不知这些咒术功法来自哪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