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扮猪装蒜(1 / 2)

徐雷钧的曾祖原名徐德重,他向徐雷钧透露了一些他如今所在位面世界的情况,按他所说,他在那个世界也不过是一个三流角色,这次回到人类世界也是付出极大的代价,以自己的修为和寿元与人交换了一个时空咒,但是他留在人世间的时间并不多,并没有太多时间去找寻那个古鼎,因为那个古鼎已经失落多年,如今也不知流落何处,甚至也有可能流落到海外的异族人之手。

所以,徐德重最终只能以血缘之力施出寻亲咒,找到自己的子孙。他发现当年那些子孙中尚在人世的却只剩下当年他最宠爱的重孙徐雷钧了,心中不免感伤,看来徐家自他以后渐渐末落了。

徐德重向来重视家风传承,这才伴成乞丐想测试一下自己这个重孙是否随着年岁增长而变得老而麻木,不过结果却是令他满意的。

不过,当看透徐雷钧的修为境界只是中级咒师的水平时,徐德重却有些不太满意。

不过,徐德重时间有限,时空咒只能让他在这个时空逗留一天,他也没有太多时间教导徐雷钧,只能简单扼要地提了几点修练要诀,然后重点地把古鼎的事详细地给徐雷钧讲述了一遍,让他无论如何要找到这座铭金古鼎,当然,徐德重也把那套秘术传给了徐雷钧。

徐雷钧得到先祖指点后,修为精进,突破了中级咒师的小境界,达到中级咒师顶峰阶段,现在半只脚已经踏入大咒师的境界,进阶大咒师只是时间问题。

当然,徐婉丽却也没有把这段家族往事说给言涛听,因为徐雷钧对她叮嘱过,关于古鼎的秘密是不能让外人知道,她虽然不把言涛当外人,但是在爷爷和父亲眼中却未必如此。她却不知道言涛早已将那个古鼎上的铭文摹刻到自己的脑子里,只是到目前为止,言涛还只是掌握那些铭金文的一点皮毛,他此时还并没有发现,铭金文字作为单个的符号是符咒,而如果将它们以某种顺序排列出来,便会形成一个更大的符咒,这里面更藏着天机之秘,就连蓝仔都未能觉察,言涛之所以没有发现,也是因为这套铭金文里面的天机也是只能通过徐雷钧所得的那个秘术才能戡破的。当然,如果识念不够,想要戡破却是不太可能了。那个秘术至少也得是初级咒师的水平,才能修习。一般的练气士即便得到了秘术,却也没有任何用处的。

把徐婉丽送回房间,叶仙儿不在房间里,言涛却也不想趁此机会与徐婉丽亲热一番,因为她此时心事重重,还在担心徐雷钧在云梦山的情况,想来也不会有心情与自己亲密。

言涛在房间又安慰了徐婉丽几句,便转身离开。因为他这一天的时间基本上都不是自己的了,一大堆事需要处理。

刚出了房间,走到电梯口,言涛却看到叶仙儿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言涛对叶仙儿一直敬而远之,尽量不与她过多接触,此时看到她也只是点头一笑,打了招呼,便准备进入电梯,虽然看到她一身清凉微有些透视的高档夏装把玲珑有致的身材显露无遗,电梯里面还有两个男人在那儿用火热的眼光注视她那被超短裤包裹的,但是言涛却无心去欣赏,他要与这个女人保持距离。因为叶仙儿不像徐婉丽和身边的其他女人,她是一个有实力又很精明的女人,又是那个神秘的异灵局的中级特派使,言涛上次可是从她嘴里亲耳听到的,这个神秘异灵局本质就是一个由国家核心权力层直接领导的特殊部门,主要功能便是调查华夏的各种异能异灵事件,以及对气道宗门的监督,还有就是办理那些通过正规渠道入境华夏的血族的通行证。

如果只是面对叶仙儿一人的话,言涛倒也不会过多顾虑,但是她身后有一个拥有极大权力的国家组织,言涛觉得自己就应该谨慎一点了。

但是叶仙儿看到言涛只是给自己简单打了招呼便匆匆进入电梯,甚至连多看一眼都不看,心中不由得气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