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古鼎之秘(1 / 2)

言涛到酒店找徐婉丽时,总会刻意避开叶仙儿,他会事先给徐婉丽打一个电话,叫她下来,两人在酒店下面的一个餐厅选一个隔间,再叫一份简餐,连吃边说话。

徐婉丽言谈中流露出对爷爷的担心,可是按说徐老爷子道行高深,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而且与他同去也是一位大能,也就是叶仙儿的曾祖,说起这辈子,倒让徐婉丽也有些哭笑不得,自己年纪比叶仙儿还要小七岁,但论起辈份却是叶仙儿的姑姑。

不过叶仙儿却是从来没有这般称呼过她,估计她也磨不开这个面子。

言涛现在对于气道修练也有了更加详细的了解,也得益于徐婉丽的细心讲解,徐婉丽对于言涛可是毫无保留的,把自己所学到的东西全部给言涛讲解了一遍。

徐婉丽也是通过父亲徐静坤听到过关于言涛和叶仙儿之间发生的那点事的,叶仙儿自以为把言涛的底细全部摸清,但是徐婉丽是跟言涛相处日久的人,她却是能在言涛平常的一些表现中看出他的特异之处,虽然她从来没有详加过问,却也不会相信言涛只是一个普通人。

这一次重聚,言涛也把蒙骗叶仙儿的经过给徐婉丽说了出来,不过言涛却也不会说出自己戒指的秘密,他又用上了他胡编乱造的讲故事的本领,说是自己从一位高人那里学到一种隐藏气脉波动的秘术,所以才能把叶仙儿蒙骗过去。

当然,言涛也把自己身上的种种特异之处归结到了那个神秘高人身上。

徐婉丽再问那个神秘高人的确切身份时,言涛便只能说神秘高人不愿让自己的身份暴露,而且行踪不定,神出鬼没,是以自己也是只从他那里得了一些神奇功法,却也不知道他到底姓甚名谁

这些话让别人听了可能会觉得是糊弄小孩的鬼话,但是徐婉丽却信了,不是因为她太过信任言涛,而是就在前不久,她的爷爷曾对她说过段家族往事,华夏之大,不世出的高人确是有的,而且论起道行来,恐怕十个徐雷钧都不是他们的个儿。

十年前,徐雷钧在湘南省游历时,就曾遇到一个衣着破烂的老乞丐,在长州的一个街头行乞。徐老爷子向来心地慈悲,当时看这老乞丐大冬天还只穿不知从哪里捡来的秋裤,上身披着一件千疮百孔的破棉衣,就有些不忍,便在他面前的铁碗里丢了一百块钱。

当时的一百块钱可比现在的一百块值钱,足以让这老乞丐买一套棉衣棉裤,估计还有剩余,足以让他吃几顿饱饭了。

徐雷钧却没想到,自己这一时行善之举,却是让自己得了一个大机缘。

他修练气道有近八十年之久,活到一百岁却还在中级咒师中级阶段一直徘徊不进,虽然以他这个实力已经足以在华夏气道宗门中傲视群雄了,但是作为修道之人,对于更高的境界自然还是充满着一份向往之心的。

可是奈何他苦修十年也没有跨过那道坎,一时心灰意冷,这才从山里下来,见了见自己的小儿子和亲孙女,然后便在华夏的广阔地域四处旅游观光,也是想借此开阔心境,说不定哪天就悟道通透了呢。

可是他自己心里清楚,这有点奢望了。

几个比他还老一辈的气道老怪都卡在这个中级咒师中级阶段,直到死去都没有再能突破,他们中也不乏子孙中权势通天的,为了让老祖宗能够突破,暗中也是动用了不少资源的,但是这些老家伙们却不还是一个一个地死翘翘了吗

要知道,气道境界的提升对于寿命也是有所帮助,尤其是到了咒师这个阶段,哪怕是只提高一个小境界,就能增加二十年的自然寿命。

所以,徐雷钧也明白,有些事强求不来,自己当时只剩下十年的寿命,当时也不报有任何希望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