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不要走(1 / 2)

莫玉婷把车停好后,走近一个三层古堡式的建筑,门外早有侍者迎待,莫玉婷习以为常,徐婉丽从小生活在豪门,也是见多识广,对这种地方似乎也并没有太过惊奇。

言涛倒是长了见识,没想到洛城附近竟然还有这样一个山庄,他闻所未闻,满眼都是好奇,虽然以前也算是见识过富裕阶级的生活,但是现在看来,那时所接触不过是一些中产阶级或小富阶层的生活圈子,想来这里是只有那种资产过亿的富豪才有资格进入消费的地方吧。

莫玉婷看着言涛东看西看,脸上不由露出一丝不屑,有些得意地说道:这里是一个私人庄园,是洛城本地一个土豪的产业,我父亲与他有些生意往来,所以我平时也偶尔来这里吃饭放松一下。婉丽,你在燕京恐怕也去过这种地方吧,这里的档次却比燕京差了许多,处处透着暴发户的气息,你看,外面的这几个建筑,不伦不类,毫不搭调,完全是混搭错乱,也不知道这的老板是请设计师专门设计的,还是他自己异想天开这么搞的。

看上去确实有点怪,不过这里的环境很好,空气很清新,啊,我感觉好久没有呼吸到这么清新的空气了,每天都在学校和家里呆着,今天能出来我好开心。徐婉丽说道,看得出,她此时确实很放松,她虽然生在富豪之家,身上去没有那种富家千金的娇贵气,温柔善良,又很懂事,学习又很努力,所以言涛与她相处时间越久,越发现她是如此让人喜欢。

言涛看着徐婉丽身心放松,一副自在享受的模样,心里由衷为她欢喜,看着她的眼神也温柔如水,徐婉丽也正好看向言涛,两人相视一笑,千言万语都在眼睛里。

这种感觉纯净自然,言涛突然觉得为了徐婉丽,即便莫玉婷再如何让他讨厌,他也有些感谢她带徐婉丽来这里。

莫玉婷看到两人眉来眼去,却有些不乐。叫来了一个侍者,让他准备晚餐。

过了一会儿,便见三个人推着两辆餐车进来,不过餐车上放的都是食材,后来言涛才发现,原来这是一种私人定制晚餐,厨师当场献艺,做出自己的拿手好菜。食客还可以亲自上去检验食材,这些食材全是最新鲜的有机菜生态肉,还有一些野味。

一顿晚餐吃过,言涛感到确实比以前在饭店里吃的舒服,无论是西餐还是中餐,吃起来美味,感觉又很清爽健康,一顿饭吃下来不仅填饱了肚子,还满足了味觉神经,真的是一种享受。

晚餐吃到结尾,侍者送上来一瓶红酒,莫玉婷见了眼睛一亮,说道:没想到,老板还挺大方,竟然有这么好的酒招待咱们。

言涛不懂酒,听莫玉婷说,这是一瓶罗曼尼康帝。言涛对红酒品牌所知不多,不过经常听人说什么几几年的拉菲,而这瓶罗曼尼康帝他没听过,就随口问了一句:这酒比拉菲还好

这样一问却又给了莫玉婷一个嘲笑他的机会,莫玉婷已经让侍者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酒到嘴边没有喝,而是用鼻子闻了闻酒的醇香,对言涛的问题哂然一笑,说道:如果说拉菲是红酒皇后的话,这罗曼尼康帝就是红酒中的皇帝了。但是拉菲有钱可以买到,而罗曼尼康帝就算你有钱也未必能买到,因为市场上一般很少有零售的,所以一般这种红酒只有那种财富和影响力都达到了一定量级才能享用的倒,我父亲在美国也做红酒生意,这种酒嘛,我家里也收藏了不少,徐伯父也是个爱酒的人,相信婉丽家酒窖里应该也藏了不少这种好酒吧,说不定年份比我家的还要好吧,我记得父亲说过,他和徐伯父前年一块去欧洲时,徐伯父就专程拜访了罗曼尼康帝酒庄,想来是淘了不少好酒吧。

这个我不太清楚,我爸爸的酒窑很阴森,小时候在家里玩捉迷藏的时候,不小心被锁进了酒窑,我吓得哭了一夜,后来就再也没敢到酒窑里玩,对红酒嘛,我也不怎么感兴趣,不过偶尔会喝一点。徐婉丽说道。

言涛的酒杯里也被侍者倒了半杯罗曼尼康帝,言涛很好奇地喝了一口,许是他很少喝红酒的原因,喝了几口都很难品出这与普通的红酒有什么不同。

莫玉婷和徐婉丽倒是喝得悠然自得,徐婉丽虽然嘴上说对红酒不怎么感兴趣,但是好像也被这瓶所谓的酒中皇帝吸引,品得有滋有味,欲罢不能。

言涛心里有些小小的不适,他第一次看到他与徐婉丽之间的差距,虽然徐婉丽是无意的,但是言涛却不得不正视这一点,徐婉丽从小生活在豪门之家,生活品质比他强上不知多少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