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田云贵(2 / 2)

孙海亮本来可能终身残疾的伤病竟然被田云贵奇迹地治好了,孙海亮见识到自己这个传说中的舅舅的神奇,心中对舅舅生出一种崇拜之情。

他从母亲田桂芳口中听过这位舅舅的事,舅舅很小就在武校里学功夫,长成十七八的少年时已经成了老家臭名昭著的恶少年了,看来孙海亮的卑劣是有遗传因素的,他舅舅从武校里毕业后就没再上学,在老家与一帮狐朋狗友混在一起,打架滋事,调戏少女妇女,后来渐渐成了一帮混混里的带头大哥,他为人心黑手狠,头脑还挺精明,在兼并了一些小混混团体后,势力见涨,便靠收保护费起家,聚积一笔不小的钱财,靠着这笔原始资金在田桂芳老家开夜店,开桑拿房,渐渐成了大老板。

不过,后来田云贵因为一次夜店冲突,得罪了当地的一个官家子弟,当时他正是二十四五的年纪,却已经是开名车,住豪宅,身边女人排成排,心气高得很,难免有些志得意满,被自己的成就冲混了头,在被官家子弟逼得气不过,带了一帮人亲手去把那个官家子弟给打成了终身残疾。

这下就闯下了大祸,那家伙的老子是他们那里的一把手,独生儿子被人打成了残疾他岂会放过对方。以打黑恶为名把田云贵几年创下的基业一扫而空,田云贵却早得了消息,一早外逃。

杳无音信了近十年,后来在那个官员因为贪腐被拉下马之后,他才跟自己唯一的亲人田桂芳联系上。

原来他跑到了一个山区的破道观里,出了家,成了一名道士。

从他给田桂芳的信息中,他对于他在道观里的生活只字未提,只好他现在过得很好,让妹妹勿挂念。

对于舅舅的经历,孙海亮喜欢前半部分,不喜欢后半部分。他不知道田云贵在道观里遇上了高人,从此便跟着高人学本事,也是受那位高人影响,渐渐对世俗功名有了淡薄之心。

他终年呆在山上,对于时代的变迁没有丝毫感知,道观里最近几年才通了信号,观里有些年轻道士用上了手机,他便也让一个经常到观里祈福的香客给他捎了一部手机,却是那种功能简单价格便宜的老人机。

但是这次却因为妹妹家的事重新踏入世俗,一进到都市,他立时被如今这个时代的变化所吸引,这与他原先所熟悉的世界相比,更加充满诱惑力,他那时候的女子还没有人敢穿着迷你短裤在大街上招摇过市呢,现在年轻女孩却几乎已做到了衣不遮体,把年轻躯体展露毫无顾虑。

田云贵以前没有来过洛城,他老家那个地方比洛城要小,但是他那里也是吃喝玩乐都见识过,却因为他重新踏入了一个新的时代,再看洛城的都市风光时觉得它像一个光怪陆离的异域世界。

田云贵的俗心又被开启了,同时他的野心也被激发了。

在医院里看到自己的妹夫时,他一开始的心情是有些复杂的。这个孙勇为原来竟是他的一位故人,他风光的那几年,身外跟着一帮小弟,这孙勇为是里面最不起眼的。他甚至都不知道他本名叫什么,只知道他的外号,他的外号叫孙二愣。因为他愣头愣脑,打架向来不知轻重。

田云贵却没想到,这个当年被他忽视的小弟竟然成了他的妹夫,而且听妹妹说,他在洛城有不少产业。

他心里升出一个念头,他要接手这里的一切,他要找回这几年他失去的东西,他要重拾风光,见识这些年他错过的繁华世界。而对于孙二愣,他本可以施手将他救醒,可是如果这样做了,这孙二愣会像以前那样对自己俯首贴耳,言听计从吗他愿意手里的产业分给自己吗

田云贵的心还是如当年那样,狠辣黑。即使在道观修心养性许多年,他骨子里从为变过。

看着孙勇为沉静的躺在病床上,田云贵心里只是一声冷笑。

即便你是我的妹夫,可是现在妹妹有我了,我可以照顾她,你不为我所用,就只能老老实实地给我躺在那儿当活死人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