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证人证物(1 / 2)

言涛和孙蕊一个眼力惊人,一个对人的举止言行研究的非常透彻,流浪汉老张被问及去年那个命案时的表情突变,有明显的惊慌恐惧等表现,这自然难逃他两人的眼睛,傻子都能猜测的到,这里面一定有事。

老张被带到了车上。

老张到车上后,变成闷葫芦一样,不再说一句话,可是他越是这样越让人怀疑,言涛甚至猜测,这个行迹可疑的流浪汉是不是也参与了那起令人发指的命案

如果是那样的话,他是否看到胡小梦是如何被吴天磊他们弄到桥上的,是否看到过吴天磊等人或者是他们的那辆轿车。

你是不是害死那个年轻女孩的凶手言涛突然喝问道,因为她看孙蕊与这瘦小的流浪汉对峙了半天也不见他招认一句,便想换一种方式。

我没有,我不是老张被言涛的喝声吓得一激灵。

谁信,你就是凶手,可能是帮凶,要不然你为什么会这么心虚,你知道你害死了一个无辜的少女,她死时还不到十八岁,她还是个学生,你特么就是一个畜生,你特么就该下地狱。言涛狠狠骂道,此时他把内心的愤怒和愧疚也一并发泄出来,他不仅是在骂这个流浪汉,他还在骂吴天磊这帮混蛋,这帮残忍无耻的人渣,所以言涛的情绪特别饱满,连一旁的孙蕊都被他感染,她没想到言涛会这么嫉恶如仇,这么激烈地为那个被害少女发声。

我没有,不是我,是刘成发,是那个车上的人,害死的她,我只是看见了,我没有做伤害她的事,我没有做任何坏事,我什么都没做老张被言涛的几欲喷火的眼神给吓得不轻,言涛此时的气势就像那晚他面对一群野狼一样,愤怒中带着一股子嗜血的味道。

终于说出了线索,孙蕊大喜,后悔自己没有开录音。

她连忙打开手机录音。

你再说一遍,你说你看见那个女孩被害的过程了说清楚,要是你如你所说的是无辜,那么你不仅无罪,而且会成为重要的证人,到时会得到重大的奖励。

我是无辜的,刘成发才是凶手,我也是被他欺负的,你们别判我刑,我什么都没做。老张说道。

你什么都没做言涛注意到,这流浪汉说了两遍同样的话,人越是掩饰越是有事。

我真的什么都没做,我老张说着,看到言涛逼视的眼神,变得更加慌乱起来。

你没做过伤害她的事,但是一定做过什么事,对不对孙蕊也发现了老张的反应,以她对人心理的研究,她一下就抓到了老张的问题所在。

我我没做老张更加慌了,那个隐秘的行为他并不希望被人窃破,因为他知道那是一种让人耻笑的变态行径,他以前可是因此被人耻笑甚至痛打过。

只要不是伤害死者的行为,你是可以被原谅的,而且你如果协助我们破案的话,有重大立功表现是会得到丰厚奖励的。孙蕊劝说道。

我只是只是拿了两件衣物而已,我当时只看到那一堆衣物,那个女孩估计被刘成发扔到河里了,我并没有看到她,我去取我自己的东西,看到那些衣物,我很好奇,就拿了两件衣物。

衣物言涛有些意外,但是再一看这老张的猥琐,他立刻猜出了结果,你拿了死者的内衣对不对

啊,就一个胸罩,一个内裤,我发誓没有做其他事。老张回答道,他发现把秘密说出口后,倒也没有之前想的那么羞耻,反而坦然了不少。

这衣物还在吗言涛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或者说他看到一线希望,孙蕊也与他想到了一处,所以这句话是他们两个同时发问的,倒是惊人的一致,两人说出口才发现,所以两人说完不由得相视一笑。

我也不知道,应该还在,我那时候在公园里安了个家,很多东西都在那儿放着,是个很隐秘的地方,后来我又回桥这边了,那边的东西没再理会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