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你再拧我,我就抱你(1 / 2)

赚钱确实非容易之事,但是那是对一般而言,或者对于以前的言涛而言,赚钱真的不是容易之事。

可是,他现在可不是一般人啊。一个拥有神奇戒指,并且身具异能的人,赚钱的方法有太多太多了。

而言涛还算是中规中矩,不偷不抢,完全是靠自己智慧和劳动在赚钱,也照样弄了千万的资金。

潘晓月虽话里说:赚钱非易事。但是在她心里却也充满好奇,对言涛充满好奇,对言涛身上发生的事也很好奇。

言涛不同于任何她见过的男子,或者应该叫男生,从他为了解救自己而疯狂地与三个无赖打斗,到后来他的离奇痊愈,再到后来他的种种表现,潘晓月面上好像习以为常,但心里其实是疑问的,这么一个少年,怎么就能在数月之间,突然就成了一家ktv的老板呢。

虽然整个过程她多半都了解,甚至她也提供过帮助和建议,她也知道言涛的资金是从东方皇朝地下赌场赌钱赚来的。

这中间有几个细节她不知道,因为言涛没有告诉她,自己找徐静坤借过车,还托他给自己办了一张通行证。

论起来,潘晓月的父亲潘志远的财富量级要比徐静坤低一个档次,但是在燕京二代的圈子里,这种父辈的财富量级有时并不影响子女之间的交往互动,真正决定他们圈子的东西是年龄和追求。

潘晓月与徐婉丽相差了近七岁,这个年龄鸿沟让两人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交集,潘晓月只听过徐静坤和他的公司,对于他的女儿却是知之甚少。

潘晓月也并不清楚徐静坤对言涛的态度,她只是出于直觉和经验对言涛有一种好奇,当然也有一点感情因素,言涛从一开始就让她心生好感,这一点是无庸质疑的。假如不是因为言涛这数月来的表现太过惊人,她可能会一直把他当作一个小弟弟,有时间就关心一下,调戏一下。

但是在听说言涛除了开了ktv,还与洛大学生悄悄组建了一个游戏工作室,现在又准备建一个酒店后,潘晓月作出了一个让她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的决定,那便是动用父亲给自己的一部分资产,去投资言涛的事业。

自己这是怎么了,潘晓月在心里问自己。她父亲潘志远曾经多数劝说她到家族企业担任高管,并且也已经明白说明,将来的事业将全部交给她掌管,可是她却一意要留在学校搞学术,为此还与父亲大吵了一架。

可是现在呢,没人逼她,她怎么就自己主动贴到别人身上了呢。

而且她手上实际上并没有多少钱,要想投资言涛,她就不得不变现自己在家族企业中所占有的一部分股份,而且变现股份这种事是必须要与父亲商量的。

话说出口后,潘晓月有一刻有点后悔,但是很快她就坚定了决心,虽然她还闹不清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但是她就是想为言涛做点什么。

言涛对于这些内情当然不知,他只顾着高兴呢,潘晓月的家庭背景他是了解的。拿出个几千万对于潘晓月来说,并不是难事,而且她的大伯可是洛城的一把手啊,有这个大神在,言涛觉得自己想在洛城开展鸿图大业就多了一重保障了。

人一高兴,就容易得瑟,言涛一得瑟,嘴上就开始没正经起来。

姐,你这么支技我工作,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看我这卖相怎么样,要不我牺牲一下,以身相许得了。

臭小子,不想活了是吧。潘晓月气得一把扭住言涛的耳朵,左转右拧,把言涛的耳朵扯得跟猪耳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