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女赌棍(1 / 2)

今天老唐是不是又背着大家去楼上了,手气怎么这么好,这才第一局又给他送了一百万,我看他一定又是背着我们到上面去买红运当头了。之前那个秃顶男一开始便输了四十万,虽然他并不心疼那点钱,但是他向来信奉一句话叫,开门不红,霉运当头。

他说的话言涛听得似懂非懂,什么叫红运当头,而且还得到楼上去买,言涛后来等牌局结束后问身边的一个美女侍者,结果把那美女侍者问得脸色通红,支支吾吾说出来,言涛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原来这些赌客们有时在来赌场之前总喜欢到东方皇朝小姐云集的四楼找妈妈桑要一个新入行没的处儿,花高价买人家的第一次,这就叫所谓的开门见红,预示红运当头。

言涛听了哑然,妈蛋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尼麻你们有钱人真特么会玩

不过当时言涛对这种似懂非懂的话也只是听了有些好奇,他的心思一直放在他的戒指空间里,那里已经存了几张好牌,言涛估摸着到一下局应该可以用得上了。

第二局唐国忠气场十足,一下子就把二十万筹码推到前面,嘴里大言不惭要让大家输得只剩内裤,但是这一家都谨慎起来,另外二个人看着手里的牌不怎么样,就干脆放弃,连第一轮的压注都没有参与。

到了最后一轮发牌结束,就只剩下言涛和唐国忠两个人了。

看着别人都没跟着加注,言涛见自己的牌里就差一个红a,就可凑一个顶天的大牌,红a早已被他收入戒指空间,这局他不赢都没天理了。

他意念在戒指里寻了一遍,神不知鬼不觉在手里来了个偷梁换柱,脸上露出一丝轻笑,把自己的五十万全推出去,说道:我只有这五十万,全部都出了,另外,我除了内裤可以给你,别的都不能给。你考虑一下,要不要跟

身后的美女侍者听了忍不住偷笑,唐国忠脸上一冷,一拍桌子,说道:费话少说,五十万,跟,亮底牌吧。

亮了底牌后,言涛只是轻笑一笑,唐国忠却一脸郁闷,自己这一局输得实在可惜,这小子的牌只比自己大了那么一点,这运气未免也太好了点。

这一局,言涛破了唐国忠的运势,等于爆了唐国忠的菊花,言涛也开门红了。

接下来几局,言涛又如赌神降临,开始大杀四方,几局下来,已经赢了七百万的筹码。有的人愤愤不已出了局,又有人补上,加入牌局。

而唐国忠却一直守着牌桌,两眼睁得通红,如莫玉婷所说,这唐国忠赌性很大,赌瘾也很大,一旦较上劲,不把输局扳回来他势不罢体。

本来若是一般人,或许他还有机会扳局,但是言涛手上的动作任谁都难以看出来,而且为了迷乱人眼,他刻意有几局里又输了几次小钱,让人觉得他并不是次次都能赢,这也就给了别人赢他的希望。

但是每隔一局,他必定下狠手加注,一局就是上百万,一次把输出去的钱全赢回来,还多出好几倍。

言涛这一次赢钱,技巧更加纯熟,又有莫玉婷的默许,发牌的女荷官甚至有意偏向言涛,所以再到后面,牌运简直好的不要不要的,基本是一路通杀,唐国忠玩到后来,额头都见汗了,他已经输了三千万了。

而言涛实际赢的比这还多,因为还有一些自愿来充场当炮灰的,言涛顺带把他们的钱也赢过来了。现在手上已经有了五千万了。

唐国忠此时心里也开始纠结了,还玩不玩,面前这小子邪的很,现在的牌势简直是遇神杀神,唐国忠也开始有退意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