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往事(1 / 2)

言涛走后,吴天磊等人沉默了好一会儿,刚才言涛给他们带来的震撼确切不小,不仅因为他抬手就破人脑门的狠辣,更因为他后来所说的话,所做的事。

吴天磊这些人年纪不大,劣迹却不少,杀人放火的事虽没做过,但是年少人最容易犯的事就在女人身上,他们也不例外。

言涛发给他们的信息里有一张图片,是一个女孩子的照片,这个女孩子长得很漂亮,但是吴天磊等人看到后却一脸的惊恐,原因无他,因为这个女孩已经死了。

说言涛不是人的是李轩昂,此时他脸色煞白,浑身颤抖,看到手机上的照片,让他回想起了往事。

去年夏天的时候,他与吴天磊崔永健做下了一件让他们终生难忘记的事。

当时洛南高中的校花是一个平民出生的女孩,名叫胡小梦,也正是言涛所发的那张照片上的人。

胡小梦曾经是很多洛南高中男生的梦,但是去年夏天的某个夜晚让这个梦一样的女生走向了人生尽头。

据说,那一晚,胡小梦如往常一样去做一份兼职,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家里人找了几天几夜,都没有找到。后来警方从洛南南郊的浅河里打捞到胡小梦的尸体。

此时曾经轰动一时,不过很快就抓到了嫌疑犯,是一个流浪汉,因为犯的另一件强奸未遂案被警方控制,在审讯过程出了两件命案和一件强奸案,这其中就包括杀害一名女学生并抛尸河中。

此案已结,当时洛城很多人都拍手称快,但是却有三个人在为他们做下了恶事却被人顶罪而暗自庆幸,并且没有一丝愧疚之心。

吴天磊看着李轩昂的样子,脸色很难看,在座还有其他人,他可不想因为李轩昂的怂态而被人怀疑到什么。

李轩昂,你特么是不是男人,至于怕成这样,走,先把高教练送医院,其他事回头再说。吴天磊不愧是这群人里的老大,虽然他心里也很惊惧,但是表面上还是很镇定。很快便把大家从惊惧中拉回来,他心里虽然惊惧,但是他还有些底气,因为他觉得自己就算闯下大祸,还是有自己老爹在呢,而且崔永健和李轩昂家庭背景都不简单,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他们也肯定不会任由那个姓言的小子胡来的。

所以,到后来,吴天磊渐渐平静下来,并且决定回去跟自己的老爹吴雄商量一下。

而言涛离开饭店后,与王兵强坐着同一辆车上,他们准备去ktv。言涛一路上没有说话,王兵强看到言涛在饭店时狠辣霸气,当时也被惊到,而此时再看言涛,平静的仿佛窗外的夜色一样,让人有些看不透,王兵强心中很是服气,这才叫不动如山,动如山崩。看来自己跟着言涛真的是跟对了,该狠辣的时候狠辣,该冷静的时候冷静,这才是做大事的人啊。所以他也不去打扰言涛,非常安静地看着前面小弟开车。

而言涛此时的心里却是不平静的。

胡小梦事件曾经轰动一时,言涛作为洛城人自然也不陌生。当时他还在上高一,洛城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这种事关高中女生的命案通过他当时所在的圈子传得很是离奇。

作为受害人,胡小梦深受人们的同情,但是当时人们更加关注那个嫌疑犯,因为据说他残害了不下三个女性,简直成了人们心目中的恶魔。所以,胡小梦在这个事件里反而变成了不重要的角色,所以其中的一些疑点也就有被人忽略了。

比如胡小梦的家在洛南佳龙小区,她做兼职的地方在佳龙小区向北约两公里的一个商场,而事发地点却在佳龙小区向南约十公里的洛南南郊的浅河河桥下,嫌疑人声称他当时在浅河桥遇见胡小梦孤身一人,便悄悄跟上去,趁其不备,击晕了她,然后把她拖到桥下进行强爆,事后便把她投入河中。

这些疑点因为嫌疑人的供认成了毫无价值的悬念。

言涛却在此时回忆起了往事。

那时他与张小雅还不认识,家境还算殷实,那时他除了经常玩撸啊撸,还有一个爱好,便是玩车。因为固有的环境使然,言涛也曾是一个飞车党。

不过,当时他玩得主要是摩托车,因为汽车投入成本过大,改装费高得惊人,而且他的年纪还不到可以考驾照,所以玩汽车的成本很高。

与他相似的人有好些,所以当时他们就热衷于玩暴力摩托。

所谓暴力摩托,并不是说一定要打人撞人,当时大家所谓的暴力就是看谁的摩托车改装的更拉风,声音更躁,外型更骚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