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魅惑(1 / 2)

田云贵的别墅。

田云贵一天一夜没有出门,许丽芬来过一次,敲门半天没人应,但是她没有离开,这倒不是她对田云贵有多深的感情,而是因为她的血灵丹没有了,她心里迫切需要这种神奇的药丸,因为它让她感到青春焕发,脑力提升,甚至连皮肤都变得比以前光滑细腻。

能够有如此神奇的美容良药,是个女人都会为之疯狂,更别说她这种半老的徐娘。

田云贵别墅下的地下室里。

田云贵坐在一个大木桶里,里面浸泡着各种药材,是田云贵把原来残存在破碎玻璃器皿里的那些药渣重新收拾装入了这个他事先准备好的大木桶。

当初他虽然并不想修练那个功法,但是还是鬼使神差地准备了一个特制的大木桶。

没想到真的用上了。

他把自己浸泡在药液之中,全身,皮肤此时已经呈现出一种病态的暗红颜色。

而他还在全力施为,把秘籍上那套功法练到了第三重。

在药液的配合,修练过程并不困难,他几乎是用了一夜的时间便冲破两重关隘,今天又用一上午的时间冲破第三重关隘。

但是此时的他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全身散发出一种诡危的气息,让人觉得非人似鬼。

为了变得强大,田云贵也真是拼了。这套变态功法原来是要以人体为基,把各种药力汇聚体内,但是这些药材最终凝结出来的东西本是蛊灵血虫,而一旦在人体汇聚,那么修练之人便会成为一个巨大的寄主。

但这又不同于让人服食蛊灵虫卵,最终变成被控者。这其实是一种人虫共体。田云贵并不会丧失自我意志,反而会因此变得更加意志强大,他可以对蛊灵血虫有更加强大的控制力,因为他已经成为了最大的虫体,相当于一个母体,任何蛊灵血虫都要听命于他。

但是所付出的代价同样不小。

他几乎一夜之间变成了一只怪物,毛发脱落,全身皮肤变色,腹部隆起如怀了宝宝。

这样一副丑态,根本难以再出去见人。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田云贵心中生出一种莫名的恨意,带着十足的疯狂之意。

啊,我怎么会变成这样。我,怎么成了这样一副怪胎。

狠狠的将镜子一拳砸碎,田云贵听到外面的敲门声,脸上露出一丝狠厉。

但是很快他又变得冷静下来,如今这副模样,很难再出去示人了。但是他还有很多事要做,如果的他练成了蛊灵咒里最强也是最变态的功法,他知道自己拥有什么力量。

他已经比之前强大百倍,但是眼下,他要找一个代言人。

外面的人,不管是谁,将成为他的第一个傀儡虫。

所以,他走到门前,透过猫眼看清外面的人,原来是许丽芬,是这个女人,真是送上来的美味。

田云贵暗红的脸上露出怪异的微笑,心里已经有了计较。

许丽芬再次敲门,他给田云贵打了电话,听到别墅里面传来电话铃声,所以她确定田云贵就在屋内。

不过,这一次,门在她敲到第三下声吱呀开了。但是在许丽芬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便有一只大手猛然将她拉入屋内。

她失声尖叫,但是只叫了一声,便被一个激烈的吻锁住嘴巴。

一股奇异的气息从对方嘴里传入她的体内,许丽芬变得有些头脑昏沉,恍恍惚惚间被人抱起上了楼,进入一个房间。

接下来内容是所有正常男女都会上演的节目,许丽芬感觉对方有无限的能量,都在自己身上全力施为,自己就像一叶小舟在汹涌的大海里一样被肆意玩弄,随时有被撕碎的可能,所以,伴随着一种前所未所有快感的还有一种强烈的恐惧。

仿佛自己的身心都在被慢慢侵占吞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