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夜色初临(1 / 2)

田桂芳被带到了地下室。

若是没有修炼蛊灵大咒,田云贵虽为人狠辣,但是不会做出把嫡亲妹妹拿来血祭这种冷血之事,但是此刻他眼中满是疯狂,为了自己的强大,血亲骨肉都是可以牺牲的。

另外四女把田桂芳牢牢控制住,田云贵手拿一把利刃,慢慢向田桂芳走了过去,此时田桂芳有一丝的挣扎,但是却又满脸畏惧,不敢多动。在蛊灵血虫的控制下,她不敢对田云贵有过多反抗,即便对方是要杀害于她。

妹妹,不要怪哥哥,哥哥是为了变得更强才不得不如此的,把你的血液献祭虫神,我将拥有绝对的力量,到时候我会在这世界上成为神一般的存在,到时我会给海亮他想要的任何东西。我绝对不会亏待我的亲外甥的。所以,妹妹,安心地把你的血液交给我吧,让我成就不世神迹。来吧。田云贵话毕,猛然上前,一刀划开田桂芳的手腕,鲜血从她的手腕动脉喷薄而出,喷得田云贵满脸都是,看上去无比的恐怖和诡异。

田云贵抓起田桂芳的手,用口吞服着鲜血,眼中精芒大胜,蛊灵血虫之所以叫血虫自是有嗜血的本性,不仅田云贵,另外四个女子,因为体内皆有血虫的原故,看到田桂芳的鲜血后眼中也是露出贪婪和疯狂。

但是她们不敢去与主人分食。

这一次,田云贵在吞服血液的过程,皮肤开始由原来暗红渐渐变浅,竟然恢复了常色,之后又渐渐变得苍白无一丝血色。

田桂芳的生命在枯竭,体内血液渐渐减少,身体在委缩。

到了最后一刻,田桂芳身体干枯如一根木头,而田云贵的身体隐隐透出一丝莹光,有一种说不出的血性,而他的眼瞳已经变成了血红之色。

把田桂芳的尸体丢在一旁,田云贵开始盘腿坐下,按照秘籍上的方法修练最后一重,其他四女在一边小心侍奉,不敢有丝毫响动。

经过了一个小时的修练,田云贵猛然睁开眼睛,仿佛看到了什么似的,满露惊恐地看着一处虚空,仿佛那虚空中有什么强大无比的存在,而与此同时周围的空气突然骤变,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汇聚在他四周,形成了一个类似于结界的扭曲空间。

下一刻,田云贵随着扭曲空间突然消失不见。

半个小时之后,田云贵又凭空出现,只是此刻的他看上去年轻了至少有十岁,而且整个人变得诡异无比,血色眼眸,苍白皮肤,还有两颗獠牙,让人想到电影里的吸血鬼

在t32112次列车上,隐老道和他的徒弟正在吃晚餐,是在火车上买得两桶方便面加两根火腿,为了表示孝敬,孙大柱又专门为师傅买了一个卤鸡蛋,两人坐在车厢里哧溜哧溜吃得津津有味,引得旁边两个年轻女乘客纷纷皱眉,心里都在嘲笑这两人的吃相。

吃完之后,孙大柱收拾垃圾,隐老道把腿盘在座位上闭目养神。

孙大柱扔完垃圾回到座位,看到身旁乘客都闭着眼睛在睡觉,就小声叫了一声师傅。

怎么了隐老道睁开一只眼,问道。

师傅,之前的问题你还没有说清楚呢,那田云贵盗的那本书到底什么来历

那一本西洋传教士带到华夏国的妖书,是西方血族的修炼法门。

血族孙大柱差点喊起来,但是还是控制住了自己情绪。血族他听说过,而且还是从隐老道嘴里听到的。

血族早年在华夏肆虐横行,残害不少华夏民众,只是他们善于魅术和伪装,一开始都是以传教士和商人的身份在华夏国活动,倒是骗了不少群众,后来却也被华夏本土的练气士察觉,这些隐于山林,藏于世外的奇人异能怎能眼见自己的同胞被残害,便集聚了一群练气士,对这些血族进行了大面积的暗察,并有计划地剿灭。

而据孙大柱所知,自己师傅的父亲当时也曾参与了这次行动,想来这本留存至今的妖书一定是师傅的父亲留传下来的吧。

言涛接完电话,回到教室,脸上颇有忧色,田云贵行为异常,召集了好几个洛城本地有钱有影响力的人到他的别墅,这里面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言涛无心上课,趴在桌上琢磨事情。

田云贵能够让洛城里几个有钱有影响力的人物亲到别墅,可能他已经用某种方法控制住了这些人,想来无外乎与那蛊灵血虫有关系。言涛猜的不离十,之前那个女人想法设法引诱自己,肯定是怀着同一种目的。

言涛想到此都有些后怕,但此时更加担忧,若田云贵真的掌握了控制别人行为思想的手段,那恐怕真的要大事不好了。

思来想去,言涛眼中终于露出一丝狠色,这个田云贵无论对自己还是对整个洛城都是一个巨大隐患。

必须把他除掉

就在今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