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蛊灵血虫(1 / 2)

看着唐国贤吃下了血灵丹,田云贵满脸的笑意变得更浓,举杯向唐国贤说道:唐总,来,我敬你一杯酒,这药配上酒力效果更是明显,这一粒灵丹药力就抵上市面上那些什么狗屁保健药百倍千倍,不仅体力倍增,脑力倍增,那个事上也是可以让你坚挺如少年啊。哈哈哈。

你还别说,我确实感觉有点不同了。唐国贤一口喝光杯中酒,感受到一股热力在体内渐渐扩散,整个人开始变得不一样了。最近一直有些体虚之感,现在却一下子变得很有活力,仿佛身体里突然装了一台发动机一样。唐国贤看了一眼一旁坐着的许丽芬,突然眼中多了一丝火热。

是不是感觉年轻了十岁,唐总田云贵嘻嘻笑道,脸上的表情除了谄媚还有一丝得意,右手却在桌下暗做动作,比出一个剑指悄悄对着唐国贤不知在做什么。

确实不错,特么你这药怎么跟一样,我怎么有点小兴奋起来,丽芬,咱们好久没有叙旧聊天了,走,到楼上开个房间玩玩去吧。唐国贤一把拉过许丽芬的手,握在手里不住揉搓,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火热。

啊许丽芬突然被唐国贤拉住,有些反应不过来,看了田云贵一眼,眼中满是疑惑,怎么唐国贤一吃了这药就成了发情的猫,自己也吃过这药,却没有他这般反应,田云贵的这什么丹怎么因人而异起来。

怎么,丽芬,许久没跟你玩了,你对唐哥没兴趣了。唐国贤看许丽芬脸上满是迟疑不悦之色,脸上一下子就难看起来。

啊,不是不是,唐哥,咱俩谁跟谁,你这也太心急了些,这还有别人呢。许丽芬低声对唐国贤说道。

你是说田老弟啊,没关系,田老弟你可以在这儿随便玩,一切消费算我账上,这丽都大酒店可不只可以吃饭,好玩的地方多着呢。关于药的事,我回头再想想吧。说着,唐国贤拉着许丽芬就要往外走。

没事,唐总与许小姐叙旧,我肯定不能拦着,你们忙你们的,我在这里慢慢吃菜喝酒。田云贵挥挥手,一副毫不介意地样子。

待唐国贤和许丽芬两人走后,田云贵脸上却变得阴笑起来。

哼,这姓唐的家伙自以为有点钱有点权势,装得跟王八蛋一样,先让他尝点血灵丹的好处,可惜这血灵丹里的蛊灵血虫虫卵在人体内成活的机率太低,几十颗才有一分成活的机率,我想完全控制这些吞食血灵丹的人却也得等到蛊灵血虫孵化才行,现在也只能用功力催发一些药性让他们体会一些神妙之处,却难以对他们产生真正的心神影响。

田云贵一人独坐空厅,面前佳肴丰盛,美酒芬芳,他对许丽芬本无感情,自然也不会在意此时她是否被唐国贤肆意蹂躏,反正他也知道,两人本来就是男盗女娼,相交多年。

喝了几杯美酒,吃了几口菜肴,田云贵渐渐回忆起这些年的事来。

想当年,自己在老家县城威风霸气,成为一方老大,却不慎得罪了权贵,被逼无奈逃到数百里之外的某座深山里,混入山里的一个破道观出家为道。

也亏得那些道士不问世事,自己才能潜藏多年,头几年里,吃了不少苦,也受了不少罪,山里清苦,不仅衣食粗陋,几年不知女人味对于田云贵来说是最大的痛苦,不过在道观也经历了一些世间通难遇的稀奇事,倒也让他渐渐有了修道之心。

也不知那山上的死鬼道士从哪里得来的一本秘籍,田云贵刚入山不多长时间便在打扫静室时无意在床下翻到,当时看过后以为是谁写出来的鬼话故事,什么蛊灵虫可蛊惑人心,魅诱世人,修练对应功法便能成就不世之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