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神秘吊坠(2 / 2)

阿辉又跑了一圈,准备回房间,突然神色一凛,他停止跑步,看着树林某处,刚才好像有一道黑影在那里一闪而过。

危险的气息阿辉的眼光锐利起来。

这是他作为一个老牌军人的一种直觉,雇佣兵的经历让他时刻都保持高度的警觉。

阿辉立刻拿出手机,打给别墅里负责安保系统的下属。让他检查一遍所有监控和警报系统。

然后阿辉循着刚才黑影出现的地方,小心地跟了过去。

阿辉走进了树林,但是他并没有走得过深,走了十多米的样子,阿辉静观周围朦胧的树影,从背间拿出他随身带的短刀,这把刀是他的贴身武器,跟随了他有六七年,从战场就一直陪伴他。他喜欢使这把短刀,用短刀结合一些擒拿手法,他能快速地制服敌人,或者取人性命。

一阵风吹过,阿辉感到一丝凉意,令人恐惧的阴凉,他下意识地抬手划向风吹来的方向。

阿辉现在的速度和反应比上次与瘦猴对战时快了两倍不止。

而他划向的那个方向,一个黑影停在那里,不过已经后退了三米。

妈蛋,竟然会被一个普通人伤到。孙海亮摸了一下右脸上的一道血口,眼中露出更强烈的狠毒神色,并且伴随着一声冷哼,不过,你也好不到那去了。

确实,阿辉虽然得手,但是付出的代价更重。他看了看自己腹部,半边肚肠竟然有一个碗口大的伤口,鲜血流得如河水泛滥一般,下面衣服染得一片殷湿。

对方手里握着一团血肉,很不屑地丢在了地上。

这一刀得用你全身的血肉来补偿了。孙海亮摸摸自己脸上的伤口,不过片刻的功夫,伤口竟然愈合了一半。

阿辉手捂着肚子上的伤口,趁孙海亮一个不注意,把自己的短刀抛向他的脸上。

孙海亮一闪避过,阿辉却也得了机会逃出十多米远。

而且阿辉快速拿出手机,快捷键呼了他的副手,让他下令全庄园进入一级戒备。

但是在他刚说完这个命令后,一只血淋淋的手从他胸口穿出。

我说过,你得为你的那一刀付出代价,代价就是你的血肉。孙海亮说着,突然如恶狼一样咬住阿辉的脖子。

不一会儿的功夫,阿辉委顿倒地,孙海亮擦擦满嘴鲜血,嘿嘿一声怪笑,向着徐婉丽住的建筑一跃而去。

徐婉丽此时正醒着,她已经睡了一觉,半夜中醒来,却再也睡不着了。

她失眠了。

失眠是因为言涛,却又不全是因为言涛。

她从胸口拿起挂在颈上的一个奇怪吊坠,看了几看,又放下。这吊坠看上去像一块琥珀,拇指大小,晶莹剔透,为淡黄色,里面还有东西,很小,但是仔佃看还是能看清,那是一把微小的剑。

这个吊坠是徐婉丽在三岁的时候,她的爷爷亲手交到她手上,郑而重之地给她戴在脖子上,在那之后,徐婉丽便很少见到自己的爷爷了,爸爸说,爷爷喜欢外出旅游,不喜欢在家里呆,所以一连数年,徐婉丽都知道,自己的爷爷在外面旅游,都不怎么回家的。记忆中,爷爷是个很有趣的人,会变一些戏法逗徐婉丽笑。徐婉丽很想见到他,但是爷爷似乎总是很忙,有时会打电话到徐婉丽家,跟小婉丽聊几句话。

有时爷爷也会问起这个吊坠,一再嘱咐徐婉丽,任何时候都不要摘下这个吊坠。

徐婉丽很听爷爷的话,所有一直没有让吊坠离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