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颠覆世界观(1 / 2)

田云贵一击得手,并未停下,接着又有两道血色鬼爪凭空而出,飞向隐老道。

前一次,隐老道吃亏在没有防范,以为自己的困咒把田云贵困住了,田云贵根本不可能再使出什么厉害招术。这一次,隐老道早早便有了准备,田云贵一动,隐老道便双手平推,口中快速念出一串咒语,只见他面前立刻形成了一道光幕,并且这光幕越涨越大,把他面前三米的范围全部笼罩,并且随着他双手的平推,也跟着向前推进。

田云贵的鬼爪撞到光幕墙上,砰砰两声留下两个红色印迹,就化为无有。

大柱,用符。隐老道对孙大柱喝道。

孙大柱闻言立即双手一合,并扰成二指剑印,低声默念一道,数十道黄色纸符立刻显现,悬浮于空中,隐隐发出黄色光芒。

御剑符孙大柱双手一指。数十道黄符瞬间化为数十柄金色小剑,飞向田云贵。

田云贵狰狞脸上闪过一丝不屑,大手一挥,一个骷髅鬼头凭空出现,并且迅速扩大,面对着向他飞来的金色小剑,只见骷髅鬼头一张大口,里面幽深无比,带着诡异的气息,金色小剑被尽数吸进了它的大嘴之后很快化为毫无灵性的黄色纸片飘落地面。

但就在田云贵化解掉孙大柱的这些剑符之时,隐老道施出了他的咒。

孙大柱用符,隐老道用咒。

符需借助外物,咒则全靠心念。而且,咒的威能比符要大。

隐老道这次施的是剑咒,与孙大柱的御剑符相似,但是威力却是不可同日而语。

随着隐老道快速地结手印,动心念,一个巨形剑影渐渐形成,并且渐渐实质化,就如一把真的利剑一样。

周围空气都被剑气所笼罩,带着一种肃杀与霸气。

霸王剑隐老道口中低喝,念出咒的名字。巨形随之一劈而下。田云贵眼见老道放大招,连忙集聚全身血灵之力,唤出一个更加巨大的骷髅鬼头,不待巨剑劈来,主动迎了上去。

砰地一声,巨剑与鬼头相撞,绽放出无比的光华。

可是,巨剑在与鬼头相撞之时,突然一分为二,一剑与鬼头相撞抵消了部分能量,一剑则突然飞向田云贵。

田云贵见状脸色大惊,连忙双手成爪,两道虚影魔爪浮现于田云贵前方试图抵挡隐老道的剑。

两只魔爪一下子托抓住剑影,田云贵暴喝一声,又用力一推,又一个骷髅鬼头出现,而且此鬼头比之前的都要大而且更加实质化。

骷髅鬼头带着一声沉闷的低吼,仿佛一个从深渊里爬出来的怪兽一般,向隐老道扑去。

隐老道连忙双手合十,施了一个金钟咒,空气化出一个巨形大钟将他和一旁的孙大柱罩在其中。

师傅,这妖孽怎么变得如此厉害,你的霸王剑都对他无用啊。

没事,绝招还没全部使出,不过这家伙的本事也快见底了。

事实上也确是如此。

田云贵再想调动血灵之力却发现自己能量有些不足,即便与血灵融合,也需要相应的血灵能量,血灵能量从何而来,在这个时空中,血灵能量必须通过祭养的血虫得来,这些血虫都是在吸收了地球生灵的生命力后才集聚起血灵之力。不像另一个神秘的空间里,血魔巨人可以轻易调动身边的能量,变得无比强大。

田云贵失算一招,此时陷入困局。

突然,田云贵看到之前困住言涛的巨茧,心头大动,这巨茧是他用近百只血虫祭炼而成,其中蕴含的血灵之力可谓相当纯厚,之前没有料想到自己会陷入险境,所以为了把言涛祭炼成自己的傀儡,下了大血本。

现在危机当头,而且田云贵与血灵融合,可以轻易吞噬巨茧中的血灵能量,只要他破开巨茧,喝尽里面人的鲜血

所以,他突然向巨茧扑去,试图破茧。

隐老道一看,心知不妙,可是却已来不及阻挡,他的金钟咒防御力惊人,但是一旦召唤出来,却需要一分钟的时间才会消失,在些其间,里面的人无法破钟而出,本来这对施咒之人是有利,因为有这一分钟的时间,里面的人有充分的时间施出一个更加强大的咒术,因为更强大的咒术肯定是需要更多的时间的。

他看出田云贵刚才释放出最后那个骷髅鬼头时明显有些后济泛力,所以刚才才说他本事见底。

但是此时,田云贵突然放弃他这边,去扑巨茧。

隐老道一开始便注意到院中这个血色巨茧似乎蕴含惊人能量,不过似乎并不具威胁性,所以一开始都把注意力放在田云贵身上,并没有过多在意这上面。

可是此时见他扑向巨茧,隐老道自然而然便想到,这巨茧里面肯定有什么大利于他的东西。

大柱,准备好符纸,这家伙可能会有大招。

隐老道也开始凝结手印,准备他的大咒。

田云贵一下破开巨茧,跃入茧中。

他看到了闭着双眼的言涛安静地坐在里面,他脸上泛起一丝狠意,脸上血丝诡异浮现,一对獠牙露出,就如一只嗜血的恶狼。

他二话不说,扑向言涛脖颈,妄图喝尽言涛的鲜血。

就在此时,言涛猛然睁开了眼,他的眼,泛着幽幽灵光。

田云贵一愣,被言涛泛着灵光的眼睛看得一个激灵,竟然停止了扑的动作。

但是言涛随即又闭上眼睛,灵光消失。

田云贵很快反应过来,一摇头,心中暗骂,自己这是怎么了,喝血要紧,补充能量要紧,管它灵光不灵光。

田云贵再次向言涛脖颈处发起攻击。

但是就在他就要咬到言涛脖子的时候,他的喉咙却被突然捏住。

下一刻,时空错乱,一道灵光闪现,田云贵发现自己到了一个陌生地方,或者说,是一个陌生的空间,这里给人一种感觉,就像一个时空盒子一样,看不到边际,但似乎又感觉它的空间并非很大。

而言涛站在他对面,眼睛依然是闭着的。而他身后有一个扭曲的空洞,田云贵有一种直觉,这空洞应该是与原来的时空相连的。

但是,下一刻,空洞消失。言涛睁开了眼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