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恐怖的夜晚(1 / 2)

下了火车,出了火车站,隐老道和徒弟孙大柱都长舒了一口气。赶上一趟夜班火车真特么受罪啊。

出了火车站,两人茫然四顾,看到深夜火车站的广场空旷寂静,偌大的一个广场只是零星数人。

大哥,要住宿吗价格便宜,还可以叫个妹妹来陪陪。刚下了一个台阶,孙大柱便被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中年妇女给拦住了,这中年妇女怎么看也不像比他年纪小,竟然叫孙大柱大哥。

那个不用了我们还要赶路。孙大柱久在山中居住,还从来没有见过这阵仗,他倒是知道山下有这种花钱就能买来的服务,只是没想到会在和师傅一起出来办事时被人问及这种问题,他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所以说话支支吾吾,倒让对面的这个中年妇女以为是自己说的内容吸引了他。

大哥,没关系,这么晚了,到我们那儿歇歇脚再说,放松一下,妹妹们都很懂事的,而且各种类型都有,有打工妹,还有学生,任你挑的

耽噪一直在后面的隐老道没好气地说了句,中年妇女不知为何竟然突然像是嘴巴被贴了胶带一样,干动嘴却说不出话。

赶紧走,大柱。隐老头走到了孙大柱前面,孙大柱看着一脸惊恐的中年妇女,从身上摸出了条黄色符纸,向她一扔,中年妇女一下子昏了过去。

过了一刻钟后,那个中年妇女再度醒来,却已经忘了刚才发生的事,有些迷糊自己怎么会突然趴在台阶上,莫不是晚上太困,不知觉趴在上面睡着了。

看到火车站又出来一批夜班旅客,中年妇女再次热情地迎了上去,咦,为什么用再次呢。

隐老道和孙大柱来到火车站附近一个僻静的小街,隐老道手结法印,眼睛微闭,口中念念有词,突然低喝一声,感知咒,放。

只见一道淡淡的黄光从他手中冲天而起,飞向空中,很快消失不见。

过了几分钟后,隐老道向着一个方向望去,在他正准备拉起蹲在地上的孙大柱的时候,突然又望向另一个方向,轻咦了一声。

怪事隐老道迟疑片刻,一拍孙大柱肩膀,说道:走了

怪事田云贵看着面前的巨茧,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已经过了大半的时间,里面还是毫无反应,莫非是自己第一次施这个大咒,失败了

从异空间得来的知识里,失败也是有可能的。只是那得是遇上非常非常强大的施咒对象才会出现的事。

莫非这小子非常非常强大不可能啊,要是那样,他也不会被自己轻易制住了。

田云贵不由得有些可惜,可惜自己祭养的近百只血虫了。

若是用来收服虫奴,这可以让他多出好多虫奴可以驱使的。竟然浪费在这小子身上。

田云贵真恨不得现在就一掌轰开巨茧,把言涛千刀万剐折磨一番,这样他心里的火气才能降下。

但是他又报着一丝侥幸,不相信看着自己近百只血虫就这么浪费掉。

在田云贵这般想的时候,里面言涛正在跟最后一股血灵因子较劲。

把这一股血灵因子炼化之后,他觉得自己应该会有不小的提升,此时,全身的气脉能量充盈,有一种很想爆喝一声,冲破束缚的强烈愿望。

不过,他必须得忍耐,耐心地把最后一股血灵因子炼化完。这玩意简直是大补药,一股一股被言涛炼化吸收后,言涛久无动静境界竟然突突地向上提升了一大截。现在已经在五识通境界中连破二重境,鼻识,味识已经突破,只剩下一个体识。言涛觉得只要把最后这股能量吸引完毕,体识很可能便会突破,体识一旦突破,便有望进阶天眼通

所以他加倍努力地炼化吸收

透过猫眼,徐婉丽看到一张鬼脸,真的是一张鬼脸,就如很多恐怖片的宣传海报上画的那样,苍白,阴森,凶恶,血红眼睛,恐怖獠牙

徐婉丽吓得连连后退,躲在房间一个角落,不知该怎么办好。

咚咚咚敲门声又响起,这在徐婉丽听来如同恶魔的声音。

嘿嘿嘿外面传来一阵阴森的笑声,徐婉丽,你看到我了吗认不出来吗我可是你的老相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