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残酷的一面(1 / 2)

言涛,小心。徐婉丽突然一声惊叫,同时手中一道纸符祭出,一只猛虎化形而出,向正扑向言涛的那名血族男子猛扑过去。

吭,咒兽,纸糊的玩意,能奈我何那名血族根本没有改变方向,当徐婉丽的那只咒兽扑到他身上时,他突然一双血眸一闪,一道红光射中咒兽,那只猛虎立时破碎,变成碎纸屑漂散空中。

言涛刚才从戒指空间召唤出小黑,一时有些分神,倒是差点让血族男子给近到身前。

此时徐婉丽用一只咒兽帮他拦下了血族男子片刻,但是这男子似乎修为不低,一双血眸竟然能轻易破解咒兽。

也有一方面是徐婉丽修为不够,所召唤出来的咒兽尚不具备极强的战斗力和防御力。

不管怎么说,这个血族倒与之前遇上的那几个有些不同,实力似乎更强。

这个血族似乎还有点本事。言涛心想。

把你身上的那块血玉交出来,否则就是一个字,死,哈哈哈。血族男子厉声尖笑道,样子非常的疯狂,让言涛想起田云贵。

谁死还不一定。死鬼佬。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言涛看不得这人如此猖狂,冷嘲道。

好吧,既然这样,就让你见识一下我们血族的真正实力,别以为我们血族就怕了你们练气士。血族男子一声怪叫,突然身形一闪,却是快捷无比,速度几乎可以赶上言涛最快的时候了。

血族男子近身,对于气道修练者来说,这是大禁,因为血族的体质普遍都要比气道修练者强出几倍,他们近身肉搏的实力堪称当世无敌,若不事先用符术或咒术将身体强化,气道修练者是极难与血族近身肉战的。

血族男子也正是知道一点,所以他才会以最快的速度要向言涛身边贴近,只要在他没有施出符术之前近身,他就可以撕碎他。

这一点,他有明显的失误,首先他不知道言涛的真实修为,不是练气士,而是咒师,同时他低估了言涛的身体强度,经过启灵功法淬体锻炼过的身体,其强度才是真正的当世无敌,别说他,就是李氏家族那几个变态强者,在面对言涛时也未必能讨得了好处。

所以,在他自鸣得意,自认为马上就要把言涛撕碎的时候,奇异的一幕出现了。

言涛凭空消失

血族男子一下扑了个空。

人呢

在你上面,笨蛋言涛身法还是胜血族男子一筹,刚才快到已经完全超出了正常人的视力极限。

怎么可能,你怎么能这么快血族男子一脸的不可思议,看到言涛突然从天而降,如天神一般向他扑面而来。

或者说,言涛的拳头向他扑面而来。

言涛的这一拳,朴实无华,没有任何的招式名称,却包含了他所有的劲力。

血族男子不知天高地厚,竟然伸手去接,结果,他就很悲惨了。

咔嚓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他的两条胳膊直接被言涛的铁拳砸碎。

一声惨叫从血族男子嘴口发出。

但是下一刻,他就止声了,因为此时小黑已经料理完了那几个符士,正回过头欲帮主人,正好在言涛一拳暴击后,整个蛇身快速缠绕住血族男子和身躯,一用力,血族男子七窍流血,全身骨头被挤碎大半,再无生理。

一人一蛇,画面如此的惊心动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