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闹事(1 / 2)

你特么妈比谁啊,竟敢撞老子,信不信老子让你全家都死白净青年依然很嚣张,而且此时他的眼中充满了怨毒,仿佛要把言涛吃掉一样。

你很嚣张啊,想弄死我全家,你有那个实力吗告诉你,再让我听到你说这句话,我不仅弄死你和你全家,我弄死你全族。言涛一下子飞身来到白净青年的跟前,一手握住他的衣领就把他提起来,像拎小鸡一下轻松。

言涛的眼光比白净青年的眼光狠一百倍,一千倍,因为他是真的杀过人,所以他发起狠来,不仅有狠劲,还有一种冷冷的煞气,白净青年被他近距离地看着,浑身一个激灵,心惊这小子看上去怎么那么邪性,他说话的声音很平静,但是却让白净青年听得毛骨悚然,因为他确信眼前这个人说得出,做的到。

你妈比白净青年嘴里还是不干不净地要骂出难听的话,结果,言涛一个嘴巴子抽在他脸上,立时一种深红手印出现在他的脸上。

再骂一句,再敢骂一个脏字,信不信我让人弄一盆屎过来喂你吃。言涛冷冷地瞪着白净青年。

你死定了,你敢这样对我,你死定了,我家里是干什么的你知道吗我老爸可是中省的省局领导,你敢这样对我,你死定了。白净青年不敢再骂人,但是眼神中依然充满怨毒。

呸,省局怎么了,很了不起吗言涛很不屑地呸了一口,不管你特么是谁的儿子或谁的孙子,敢在这里放肆,我就打得你亲爹都不认识你。

啪啪啪,言涛很喜欢抽人嘴巴子,所以接连几下,把白净青年也抽打了一顿。

呜呜呜白净青年挣脱不开,被言涛打得两张脸肿的像吃了两个大烧饼一样,无助之下,此时竟然哭了起来。

你们在干什么突然一声厉喝,几个人影冲进包间,是几个身穿警服的警察。

为头的中年警察有一双很犀利的眼睛,一进包间就盯着言涛和那个白净青年,脸色阴沉无比。

谁允许你们在这儿打人了把人给我放开。中年警察一声怒喝,其余警察此时都作势要对旁边的几个保安动手抓捕。

张队,把他们都抓起来,快,都抓起来白净青年一看到警察来了,而且带头的正是管这片治安的一个熟人,这个张队官不大,但是巧的是跟白净青年的老爹是出自同一个警校的同学,不过,他本身没什么家世,毕业后被分老家一个乡镇里做民警,混了这么多年,才慢慢从普通警员升到所长,后来又被调到市区,坐到了现在的队长位置。

而相比之下,白净青年老爹的官路就顺畅无比,从毕业就直接进入河州市刑侦大队做警员,在家族和他自身的努力下,现在已经成为省局里的重要角色,或许等到明年换届就会副职转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