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抓人(1 / 2)

哼哼,我早听说过你们这里,你们是王兵强的人吧,我知道他,一个街头混混,以后自己多了不起吗什么正当防卫,我看你们就是黑恶势力欺压普通消费者,把他们全都铐起来,带回局里边。那个张队却是丝毫不听言涛所说,冷笑一声道。

言涛此时也算是看出来,这个张队根本就是和这一帮人认识的,虽然他不知道两者之间的具体关系,但是之前也听许静提起过文克星是有不小的背景的,而至于这个黄仁升,看他嚣张的样子,家世应该也不会差到哪去。

所以言涛知道,此时再与对方废话也是无用。

当即拿出手机,想了想,却是拨了徐静坤的电话。

本来言涛可以直接打给陈局的,但是,言涛也明白,自己跟陈局的交情是因为潘晓月是潘志朋的侄女这一重关系才成立的,这种交情还没有达到随便什么事都能麻烦他的地步,到现在为止,言涛一直没有刻意去加深与潘志朋和陈局的关系,因为他觉得有些东西很敏感,就像与官员打交道这种事,他并不愿意过多去做这些事,因为这会触及到一些禁区。

但是今天见到文克星和黄仁升这样的人后,言涛的思想有些改变,社会既然有这么多仗势欺人的二世祖,自己若不发展一些可以为自己所用的关系网,那以后遇上一些是非纠纷岂不是会很被动。

相比之下,自己不会轻易触犯一些社会底限,不会像这两个二世祖这般嚣张狂妄,言涛只想好好赚钱,闷声发财,让自己和自己的家人朋友过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幸福,他没有想过要去欺压别人,占别人便宜。但是在这个世界,你即便只是本本分分想做个良民,有时也会碰到一些让你感觉特别操蛋的事,让你想发火,想骂娘,想打破一些不公和特权。

所以有些事情别无选择,只能去做。

论起来,言涛现在可以利用的关系,除了陈局,还有叶家,徐家,但是想到叶仙儿那张幽怨的脸,言涛就放弃了给他打电话的想法,请她帮几次忙,总觉得自己欠了她好多钱一样。

还是找自己准岳父想想办法,因为现在言涛也清楚,徐静坤虽为商人,但是在燕京乃至很多省份都有关系极硬的朋友,可谓是交友广泛,人脉丰富,这里面自然也有徐家本身的家族积淀在里面,徐老爷子有一个身份,是言涛最近几天才知道的,他竟然是燕京一位退居二线的大佬的至友兼医师。

也是因为有这重关系,所以徐静坤才能在商界混得如鱼得水。

言涛,怎么了徐静坤此时正在洛城徐家大宅里陪老爷子下棋,接到言涛电话,便问道。

言涛简短而快速地把他这边的事情给徐静坤说了一遍,因为他此时也没有太多时间,那几个警察已经开始铐人,俗话说,民不与官斗,即便自己有理,但是此时也不好当众跟这几个警察闹翻,因为那样的话就不仅仅是打架斗殴那么简单了。

即便言涛现在拥有超强的异能力,但是作为一个社会人,他要为自己的家人朋友考虑,自己的异能力此时是万万不能用的。即便要用,也要在四下无人,或者不被人察觉的时候用。

好的,我知道了,你先不要跟他们再起争执,这事我会找人处理。徐静坤的想法也言涛一致,建议他不要再轻易妄动,事情他自会帮着处理,听他的口气,这种事似乎也不算什么大事。

走吧,特么别打电话了,打什么电话也没用了。一个年轻警员很不客气地要去夺言涛的手机,同时另一个警员手拿铁铐,要去铐言涛手腕。

言涛虽然不想跟这些警察动手,却也不会任由他们对自己无礼,年轻警员的手刚碰到言涛的手机就一声惨叫,手连忙缩回,叫道:这手机有刺

笑话,手机怎么会有刺,刚才不过是言涛暗中用了一个咒术而已。

这个咒术为金系咒术,名叫透骨针咒,顾名思义,就是可以释放出无数细小的透骨针刺,直接施在对方身上,对他穿心透骨,那酸爽的感觉,谁用谁知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