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滚开(1 / 2)

唐远走后,言涛又无力地趴在桌子上,而徐婉丽却有些担心他。

言涛,你没事吧,干嘛要跟他争一时意气,我可不稀罕有你这样一个孙子。说着此,徐婉丽却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谁要给你当孙子反正不是我。言涛抬起埋在桌上的头,看着徐婉丽笑靥如花,说道。

你的学习底子我又不是不知道,凭你现在的水平,想在几天之内赶超唐远真的有点不现实。徐婉丽为言涛辅导过功课,自然知道他的底子。

不要小瞧人好不好,我要是努力起来,我自己都会害怕的,不信咱也打个赌。言涛有些被徐婉丽的话刺激到了,正色道。

呵呵,行啊,你要跟我打什么赌徐婉丽显得很有兴趣的样子。

这个么言涛拉长声音,作出一副思索状,然后说道,我要是期中考试超过了唐远,你就叫我一声涛哥哥,如果没有,我叫你一声婉妹妹。

你这是耍赖徐婉丽一听,脸上不由得一红,旋即一想,言涛这分明是在拿他开涮,便又在他身上重重拍了一下,说道,哪有这样的赌约,赢了输了你都占便宜。而且期中考试你超过唐远不算数,得超过我才行。

说这话时,徐婉丽脸上难得露出一丝傲娇模样,看来她对自己的学习是相当的自信的,不过言涛也相信,她确实有这个实力,从之前的交谈中,言涛便知道,徐婉丽原来在燕京那边的学校,一直都是稳守年级第一的。

好,那要不这样,我要是超过你,咱俩还作同桌,要是没超过你,你可以自由选择要不要继续当我的同桌。这个赌怎么样

这个徐婉丽脸色有些犹豫之色,心里却已经同意了这个赌法,期中考试之后,如果让她去选择座位,她其实还是想和言涛坐在一起,但是这种心思自然是不便与人说的,尤其对言涛更不能说。现在言涛提出来的这个建议却是正合了她的心意。

好吧。就这么定了。徐婉丽说道。

接下来的时间,言涛变得非常努力,不过这种努力别人却是看不出来,包括徐婉丽在内,她只看到言涛现在每节课都手托下巴,在那儿呆若木鸡地出神。

到了课间,又见他不是继续出神,便是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整个人像没吃饱饭,快要虚脱的样子,而等他趴在桌上几分钟之后,整个人又变得精神饱满起来。

周一一个上午的时间,言涛便是这样度过的。到放学的时候,徐婉丽问言涛是否需要给他作辅导,言涛挥挥手拒绝了。

哥现在奋发图强,自力更生,走吧,咱们还是不要浪费宝贵的放学时间了。说着,言涛收拾了东西,此时他精神倒是很饱满,因为最后一节课他便没有再动用意念记忆知识。他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之后,便等着徐婉丽,准备与她一同走。

你确定不需要,咱们还有赌约呢。徐婉丽其实也知道,既便她天天给言涛作辅导,言涛也不可能在几天之内就有突飞猛进的变化。

不需要,走吧。言涛已经收拾好书包站起来。

徐婉丽便也收拾了一下,与言涛一同走出教室。

两人走出校门口,徐婉丽跟言涛说了再见,然后便走向停靠在路边的那辆黑色宝马。

言涛看着徐婉丽转身走向黑色宝马,自己也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准备去坐公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