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神奇的戒指(1 / 2)

当言涛苏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他的父亲母亲都在病床边守着。

涛,你终于醒了。

一见他醒过来,父亲言宏峻两眼含泪,紧握着言涛的手仿佛害怕他再次昏迷过去一样。医生很快来了,后面跟着一个女孩。

医生对言涛进行一番检查之后,对言涛和父母和身后的那个女孩说道:他身上的伤不碍事,好好休息疗养一段时间就会康复,但是头部受创比较严重,虽然现在还看不出什么,最怕的就是有后遗症,我看最好还是再住院观察一段时间。

黄医生,太感谢你了。言宏峻握着那位医生的手说道。

呵呵,这是我应该做的。那个黄医生笑道,迟疑了一下又说道:如果你们选择留院观察的话,还需要再交一笔住院费,你们交完住院费后可以直接来找我,我会为病人安排康复病房,并且会有专职护士二十四小时看护,这样也利于病人早日康复。

医生,谢谢您救了我们孩子的命,住院费我们一时还拿不出来,你看能不能言宏峻一听此话脸色凄然,显得有些为难,他现在欠着一身债,靠摆摊赚的那点钱只够勉强维持生计,儿子突然遭遇这种大难,他这个做父亲的却是如此的无力,一边的言母吴慧军此时也不由得叹气,一时落起泪来。

伯父,住院费我来交,你二老尽管放心,言涛是因为我才受的伤,他的事情全在我一个人身上,我会让医院派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药的帮他康复。

姑娘,你已经替我们出了手术费,现在又让你破费,真是过意不去,若是在以前,我也不至于为这点小钱为难,唉,现在不如往日了。说到到,言宏峻又想起了伤心事,一行老泪不由得流了下来。

而此时躺在病床上的言涛一言不发,后来又闭上了眼,似乎又陷入了昏迷之中,医生又检查了一番,说他可能是太虚弱了,建议大家离开,留他一个人安静地休息。

而众人一离开,言涛再次睁一了眼,而且眼里流露出异样的光彩来,他此时的内心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无比激动。

其实在他刚刚苏醒的一刹那间,便立刻意识到自己脑海中多了一些东西,而这自然与那枚戒指有关。

他不知道这些东西从何而来,为什么会凭空出现在自己的脑海,只觉得如一团乱麻一时也难以搞清头绪。后来他闭眼存思,慢慢梳理了一下他脑海里的信息,心里才渐渐有了眉目。

他所得到的这枚戒指,名叫时空符戒,是来自异时界的一件神器。自己的血液流到戒指上后启发了它的认主功能,此时它已与自己达成生命契约,从而分享了它的基本信息。

但是,也只是分享了基本信息而已。

从这些信息里,言涛知道,戒指的功能非常强大,绝逼的强大,如果完全掌控的话,言涛觉得自己会成为神一般的存在。但是此时这些功能对言涛来说,却如过眼的云烟一样,是根本抓不到的。

虽然他已经在名义上成为了戒指的主人,但是他并没有真正开启戒指的功能。

这就相当于你找到了一处藏宝室,还没有人与你争抢,你就站在藏宝室门口,里面的宝藏全是你的。但是你偏偏还缺少一样东西,便是打开藏宝室大门的钥匙。

而这枚戒指也是需要一枚钥匙来开启它的强大功能的,不过好在这枚钥匙也算是握在了言涛的手中,只是需要言涛花时间才能学会用这把钥匙。

这枚戒指的钥匙是一套功法,在完成认主之时印刻在言涛的脑中,并没有过多说明,甚至连功法的名字都没有,只是给出了一个三重境的修炼方法。

三重境是这套功法对修炼境界的划分,一重境为筋骨通,二重境为五识通,三重境为天眼通。

修炼每一重境便能开启时空符戒的相应的功能,比如修炼筋骨通就可以开启符戒最基本的一项功能,存储功能,而且不仅如此,一重境阶段总共可以开启两个功能,除了存储功能外,还有一项功能便是炼药。

一重境的功法里附带有近百份药方,都是一些强筋健骨的神奇方子。其炼制方式竟然是通过戒指作为媒介的,言涛目前并不了解戒指的构造,不过从信息上来看,这种炼药的功能是把戒指当成一个药炉,把所需药材储存在戒指里,催动一重境的相应功法,便可以炼药。

但是最终炼出来的并不是什么丹药丸剂,最后炼出来的只是一股气,这股气将直接通过戒指融入到炼药者的身体经络,汇成一股强大的能量融入血肉,从而起到一种强筋锻骨的功效。

虽然功法里说的很明白,每项修炼的步骤和炼药的步骤都非常清晰的刻在言涛的脑海里,但是他还是似懂非懂,或许也只有真正修炼了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既然功法全都在自己脑海里,言涛也就根本不用费神,立刻就开始按照一重境最初级的修炼方法开始躺在病床上修炼起来。

这套功法修炼起来倒与一般的气功差不多,一开始也是调息静心,闭目存神,慢慢地在丹田之中汇聚起一股气流。

言涛虽然没有修炼过气功,但是他知道,气功并不是说练就能练好的,单就气沉丹田这四个字便是普通人很难达到的境界。

不过,自己按照一重境的功法修炼了才不到十分钟,便感觉到腹部似有一团气流充斥其中,甚至还有一种胀痛的感觉,手去摸腹感到有些发烫。

但是突然,言涛右手无名指条件反射般轻弹了一下,一股细微的冰凉感从手指传来,很快顺着手臂上的经胳传遍全身,最终达到丹田。

丹田内的气流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言涛一时感觉浑身无比的舒畅,连之前受得那些伤痛似乎也轻了些。而且还不只于此,他意识里突然有一种与戒指联通的意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