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逃学(1 / 2)

早上,洛城一中校门口。

言涛斜挎背包,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缓缓走着,他身高一米七八在右,板寸发型,面容白皙,俊朗的外表下带有一种对周围事物冷淡的态度,给人一种酷酷的感觉,但是当他走到学校大门的时候,不由得轻叹了一口气。

他很快通过学校大门,走到学校教学楼前面的广场,这时候距离上午上课还有半个小时,广场上人流涌动,都在向着教学楼里汇聚。

言涛一个人不急不慢地走着,对于身边经过的人流倒也并没有太多在意,心中似在想着一些事情,可是不经意地抬头,却看到了一个身影,立刻让他心情变得复杂起来。

确切地说,应该是两个身影才对。

张小雅,是言涛的女朋友。而另一个人,孙海亮,在言涛家境没有发生剧变之前,他们属于泛泛之交,那时候孙海亮与言涛都是那种家境优越,学习又很差的学生,在洛城一中里他们这种学生都有一个自己的朋友圈。

那时言涛在这个圈子里还是有一定的地位的,可能是因为他为人大方,而且在这个圈子里的人都痴迷玩撸啊撸对战游戏,言涛的水平在里面绝对算得上是佼佼者,曾经带着几个人狂虐了几个据称是撸界里面非常牛逼的人物。

而孙海亮相比言涛来说,在那个圈子里只能算是一个二流人物,虽然他家境实际还要比言涛优越很多,据说他父亲在洛城拥有好几家夜店,还与人合伙经营着一家四星级酒店,孙海亮平时花钱很大手大脚,但是在圈子却并没有言涛有人缘,因为他的钱大部分都花在自己身上,或者花在追求女孩子上面,在朋友之间的吃饭请客一起玩的时候,他却很小气了,而且还很刻薄,总爱嘲笑那些家境不如他的人。

言涛那时对孙海亮只是表面的客气,内心里却对这种人嗤之以鼻,但是碍于大家同处于一个圈子,所以才没有撕破脸。

而孙海亮骨子里从来没瞧得起过任何人,虽然当着言涛的面很亲热,但言涛可不只一次从别人嘴里听到过孙海亮对自己的敌意。

言涛此时看到的情形是孙海亮一只手很不老实地搂着孙小雅的腰,而孙小雅虽然拿开了孙海亮的手,而且刻意往一边移了移,但是两人间还是有一些小动作。这种亲昵的动作,傻子都能看出来两人的关系不正当。

看着张小雅熟悉的身影,言涛心里有说不出的复杂情绪。

当初两人在一起,言涛并不是主动的一方。那时言涛对张小雅并没有特别的感觉,只是因为张小雅也是他们那个圈子经常厮混的女生,而且因为长相也比较出众,很受一些男生的追捧。

那时言涛对男女感情并没有太多概念,只是与张小雅一起玩过几次游戏,也一起出去唱过k。大家玩得开心,渐渐就熟识了,而孙小雅也有意于言涛,在一次乘坐言涛的顺风车回家的时候,张小雅采取了一种非常主动而大胆的方式让两个人关系得以确立,那是言涛长这么大第一次被女人强吻,也是第一次触碰到女人的胸。

而且那时孙海亮其实就一直在追求张小雅,在言涛成了张小雅男朋友之后,两人关系一度非常紧张,有一次孙海亮喝多了,闯到他们聚会的包间大闹,若不是众人劝解,两人当时肯定要干一仗。后来虽然有所缓和,但是原来那么表面的客套,两人路上碰上了也只会选择无视对方。

直到后来,言涛的父亲经营的餐厅和火锅城突然出现重大事故,生意急转直下,而父亲为了挽回局面,借了大量外债,结果依旧回天无力,宣告破产。

现在言涛再不是什么富家子了,他父亲现在为了还债,更为了维持家里生计,在菜市场摆了一个摊位,靠卖菜卖鱼度日,而且还要经常面对债主们的刁难。

现在言涛家里连一般的小康家庭都不如,他在学校里的遭遇也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以前他虽然学习不好,但是起码家里有钱,在朋友圈子里受人尊敬,甚至还成为一些花痴少女们爱慕的对象。

但是现在他被排斥出了那个富家子弟的圈子,用那个圈子里的话说,他已经没有与他们称兄道弟的资格了。言涛真正明白了什么叫世态炎凉,以前他风光的时候,那些所谓哥们朋友呼之即来,现在大部分都会对他刻意回避。甚至有些人还会落井下石,对他极尽奚落羞辱没。

而作为差生的他又得不到老师们的垂青,以前有钱的时候他完全没把学习当回事,那时父亲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学习差没关系,只要脑子聪明,你老子我一样能让你到社会上混得风光。

他早已养成一种习惯,在上课的时候除了睡觉便是看课外书,学习基础真不是一般的差基础太差,老师讲课他像听天书一般,翻看课本看得云里雾里,越想学习反而越是烦躁,越是学不进去,后来索性就再不抱任何希望。

唯一让他有些慰藉便是游戏了,起码在游戏里他还能大杀四方,不过以前的队友都离他而去了,他只与陌生人组队,他偶尔会逃课去网吧玩几局游戏,但是一个月里也只有很少的几次,因为他生活费很紧张。

距离父亲破产已经有快半年的时间,言涛虽然已经渐渐习惯了生活中的改变,但是内心深处难免会有失落感。

从他知道父亲破产那一天起,他便知道自己与张小雅会走到分手的那一天,张小雅是那种很物质很现实的女人,花钱很厉害,虽然自己从她那里了解了女人,但投入也并不少。从与她交往的三个月时间里,自己为她花的钱比自己以前的一年的零花钱都要多。

不过,一开始张小雅并没有与自己分手,甚至还安慰自己。但是随着自己与原来那个圈子越来越远,自己的经济状况越来越不堪,甚至到了连吃一顿饭都要考虑再三的地步,张小雅终于受不了了,在言涛面前爆发了,发了一通脾气,但是还是没有提出要分手,反而是言涛提出的分手,他本来就有着巨大的心理落差,但是又不得不面对现实,而张小雅却还是如以前那样物质,而她本身家庭条件并不优越

她与原来那个圈子的人还保持着密切往来,她甚至还当着自己的面抱怨说,为什么他父亲那么笨把好端端的事业弄得一团糟。

言涛感到厌烦愤怒,不想再面对她,所以提出了分手。张小雅其实内心里还是爱着言涛的,但是言涛内心很坚决,看着张小雅难受哭泣他也不为所动,相比较而言,他对张小雅的感情更多只是来自感官上的刺激。

他可以容忍张小雅离开自己,但是却无法容忍张小雅跟孙海亮这种渣滓走到一起。

你大爷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