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运气太好?(1 / 2)

言涛,你就两个筹码,看来根本不够玩啊。我看还是别玩了。回头我让管家取些钱给你,你再来玩也不迟。

徐婉丽看到一个嘴中叨着一根香肠般粗的雪茄的肥胖男子随手就把一堆绿筹码推出去压注,结果在下一刻便全部输光,而那胖男子却只是嘿嘿一笑,全然不在乎的样子,已经有些明白,这里面的人个个都非常有钱,出手大方。

而且这些赌局输赢难料,言涛手中的筹码可能下一刻就会输光,而据徐婉丽对言涛了解,她知道言涛目前的家庭状况并不好。

婉丽,赌博有时候靠运气,但是更多时候得靠技巧,咱们先去看那边玩的什么。言涛说着,走到一个玩梭哈的牌局,站在一旁静静观察。

言涛已经对梭哈进行过细致的研究。

梭哈是以五张牌的排列组合点数和花色大小决定胜负的。一开始,荷官会发给每一个玩家一张底牌,名为暗牌;暗牌顾名思义,不示于人,只有自己知道,暗牌也往往是整个游戏中最可能逆转全局的关键所在。

发完第一张底牌之后,荷官会接着发第二张牌,此时便由牌面大者决定下注额,其他人选择跟注,加注或者放弃。当五张牌全部派发完毕之后,玩家翻开底牌进行最终的比较,牌面大的获胜。

在赌场里的前半个小时的时间里,言涛都没有参与任何一个赌局,反复在玩梭哈的几个牌桌前转了好久,徐婉丽也只能跟着他瞎转。

其实言涛心里也很清楚,他的筹码根本不够。他之所以只兑换了十万,是因为他一开始根本就没打算立刻加入赌博局。他很清楚,想要通过戒指空间作弊,必须得先摸清状况,所以他只是在观察。

目前来说,他最可能作弊的两种赌局是梭哈和德州扑。赌场里所用的扑克与市面上买的普通扑克是不一样的,他没法拿着从市面上买来的扑克作弊,傻子都能看出来上面的图案是不一样的。所以他要作弊必须得到桌面上的扑克牌,他要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收入戒指空间内几张重要的底牌,作为他一会儿开始赌局的杀手锏。

所以他才会在几个赌局前晃荡,为的是一边观察,一边寻找机会。

结果真让他寻到了机会,他在一个牌局结束后众人稍作休息时,趁人不注意,收入戒指里面一张黑桃a和黑桃k。

有了这两张底牌。言涛至少有七成的把握了,不过他又找机会收入戒指几张底牌。然后他觉得可以试着玩一局了,这才返回车里作样子地从戒指里取出一个皮箱,里面装着四十万现金。

拿着这四十万现金又兑换了八个绿码,言涛这才又走到牌桌前。

小子,要不要来玩一下。一个看上去有五十多的秃顶男子见言涛一直在牌桌前转,早就注意到他,而且又见他身边的徐婉丽,眼中立时又发出亮光。

好啊。言涛此时却是爽快地应道。

好,来,让出个位子给这位小兄弟,我要好好跟他玩玩。秃顶男子用脚踢了踢旁边一个圆脸的男子说道。

任二爷,我这还没翻本呢,你好歹让我赢回来点再让我出局啊。那圆脸男子脸上老大不情愿,但是又似乎对秃顶男子颇为忌怕,不敢得罪的样子。

哼,有我在,你想翻本,根本不可能,信不信我让你输得连内裤都不剩。这个叫任二爷的秃顶见圆脸男不听话,便脸色一沉,说道。

好好好,任老二,你牛,我唐进惹不起,我出局成了吧。那圆脸男子悻悻然说道,站起身来。

言涛毫不客气地坐到了圆脸男子位置上,徐婉丽有些胆怯地站到他身后,用手轻抓着言涛的肩膀,此时她发现对面的男子正拿着放肆的眼光瞅着自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