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一夜雪(下)(2 / 2)

小主又叫她姐姐,又是夸赞她美若天仙,天下哪个女人不喜欢这样的赞美呢,这让仿师颜如饮甘饴整个身心都感觉受用无比。

楚狼低声道:“睁着说瞎话,小贱人,你到底骗过多少人!”

小主掌握着江湖一些重要人物信息,所以她知道一夜雪个性和手段。她用只有楚狼听得到声音说道:“下流胚你懂个锤子!她喜怒无常杀人不眨眼。杀人从不要理由,就是夫孺老幼只要说话不称她心也难逃一死,你想死别害我。”

楚狼只是听过仿师颜大名,却不知道这女人如此暴戾狠毒。既然如此,那和她说话真就得小心了。

仿师颜对二人道:“你们俩在嘀咕什么?”

小主朝仿师颜道:“姐姐,我说你美丽,但是他说我睁眼说瞎话。”

小主这话简直就是将楚狼往火坑里推。

小主想让仿师颜迁怒楚狼,待仿师颜向楚狼出手,她抓住时机命手下制造混乱也可趁机逃脱。

仿师颜果然动怒,她两道寒冰般的目光如两把冰刀刺向楚狼。

“你真这样说吗?!”

“是……”楚狼又解释道:“但是我又对她说,姐姐算不上绝色,但是美人在骨不在皮,姐姐你雪肌冰骨超凡脱世非庸脂俗粉可比。”

听楚狼如此说,小主看着他的眼睛也瞪大了。

小主这才知道,楚狼说谎逢迎的功夫一点也不亚于她。

小主哪里知道,楚狼奉承了老怪八年。

趋附恭维非楚狼本性,楚狼那时候也是迫不得已为了活命。自从楚狼到了大河府,就极少再曲意逢迎人了。

此刻形势逼人,楚狼算是再作冯妇了。

楚狼这番评价让仿师颜更为受用。

仿师颜也知自己并非绝色,但是她自视高洁非一般女人可比,所以楚狼恭维话真是说在她心坎里了。

仿师颜从石上飘飞而起,身上白衣飘飘丝带飞舞,带着一股寒气落在楚狼和小主面前。

仿师颜看着小主,用命令口吻道:“把你面罩摘下!”

小主只能摘下面罩露出真容。

小主生的如此娇俏可人,让仿师颜有些意外,她道:“好精致美丽的小丫头。你又是谁?”

小主朝仿师颜甜美一笑,她道:“姐姐,我是大河王弟子许忘生……

楚狼立刻道:“但是她叛变了,将河王出卖了……”

小主听了这话,真想在楚狼嘴上打一巴掌。

小主反咬一口,她道:“血口喷人,分明是你这个跟班叛变了,河王命我带人追杀你。”

楚狼冷声道:“河王行事光明磊落,派人追杀叛徒难道还让所有人都蒙着面鬼鬼祟祟见不得人?像姐姐这么冰雪聪明的人,你以为她会信吗!”

小主正想还嘴,仿师颜手一摆,示意二人都住口。

河王府被人攻入毁灭,现在消息还未传播开来,所以仿师颜不知情,也难判断二人哪个说谎。

仿师颜冷笑道:“原来是陆凤图的徒弟和跟班。别以为搬出大河王就能吓倒我。我既不怕他也和他无半点交情。”

小主眼珠子一转,她换了副可怜模样道:“姐姐,那你准备怎么处置我们?”

仿师颜朝那老妪道:“锁了他们,带回去。其余人都杀了。”

小主道:“我不想走……”

小主刚说完,突然周围响起“噼啪”爆裂声响。随着这些声响,几团烟气而起。烟气也开始弥漫。

放烟烟幕弹的是那个侏儒。

与此同时,那些蒙面高手挥着兵器朝仿师颜掠来。

小主也瞬间出手,掌影如蝶飞向仿师颜面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