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等待死亡(下)(1 / 2)

[https://www.xs321.com/]

对方拉下蒙面布,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

青年面孔充满哀伤的氛围。

他正是第九重天书剑郎风中忆。

楚狼激动道:“原来是风大哥!”

楚狼心里却充满狐疑,风中忆怎么会在这紧要关头现身援手呢?

河王见是风中忆,心绪激荡。今日如果不是风中忆,后果不堪设想。他是必死之身,楚狼得活下去。风中忆救了楚狼,也是拯救了他的“希望”、

河王道:“原来是……风公子,难怪,剑术超绝。风公子大恩,陆某是报不了了。日后让楚狼报你……”

风中忆道:“河王言重了,我一直敬重河王。再说我欠河王大恩,理应出手相救。”

当初楚狼将风中忆的话传话给河王,河王很是纳闷,因为他根本未有恩于风中忆。

河王口中又冒出一股血,他咳嗽道:“咳咳……风公子……我什么时候对你大恩?”

风中忆道:“十一年前,河王救过我师傅。我师傅说这大恩我得替他报,今日就当报河王恩情了。”

河王一脸迷惑,他道:“你师傅是谁?”

风中忆就用传音入密将师傅姓名相告。

河王没想到风中忆是“他”的弟子。

河王道:“原来你是他的弟子……当年我登门拜访他,他说再调教着一个弟子,日后有望跻身九重天。他做到了……”

风中忆见河王周身穴道渗血,他出手连点河王数处穴位想止血,但是根本无济于事。

风中忆道:“河王,恕我能力有限,救不了你。”

河王身体又痛苦抽搐两下,他身上经脉又断两寸。这也是河王修为高,换了别人,此刻恐怕就早经脉尽断暴亡了。

河王惨笑道:“恐怕天下也无人能救我。风公子,我想和楚狼说几句话。”

风中忆知趣地道:“那我先出去。”

风中忆将火折子插在洞壁上,他转身之际看了眼楚狼后背。楚狼后背被裘逆砍的那刀,伤口一尺长,皮肉外翻露出背骨。

风中忆皱了下眉,目中也露出诧异之色。

风中忆离开,河王用断续声音对楚狼道:“楚狼……为师大限将至。还有件事,我得和你说……说……”

河王遭受经脉断裂痛苦,又命悬一线,楚狼却无能为力,这让他心如刀绞。

楚狼从小经历磨难,又遭受老怪八年折磨,楚狼从未屈服,从不抱怨,心中总是充满最美好的希望。所以楚狼也从未流过一滴泪。

但是此刻,楚狼目中有泪光了。

河王也是第一次看到楚狼有泪。

楚狼声音沉痛道:“师傅你说。”

河王摸出一枚核桃般大的椭圆形铁牌,和当年楚寻给楚狼的铁牌一模一样。后来楚狼知道铁牌是血盟信物。

楚狼以为这就是楚寻的那块铁牌。

河王道:“楚寻是血盟的人……其实为师也……也是。我爹当年疯了,所他说的什么血月王城,我和……和二爷开始也不信。你拿着为师的信物去……投奔琼王。他也是血盟的人……待你神功大成,告诉厉风他们……你,你才是我大弟子,是他们大师兄……带着他们,为天下为江湖,而战……”

师傅是血盟的人,楚狼已有猜测。

他现在才知道,琼王原来也是血盟的人。

楚狼接过铁牌,紧紧攥在手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