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杀神出山(中)(2 / 2)

楚狼才是大师兄?

这让厉风惊惑。

为了弄明原委,厉风就先收了锤势,他身形落地。

楚狼也从空中而落,立在厉风对面。

厉风瞪着楚狼愠声道:“那你讲!如果有半点假话,我就劈了你!”

楚狼就耐心的把当年事件经过如实讲给厉风听,包括自己在绝地困了四年,最近才脱困……

临末,楚狼又道:“师傅临终前嘱咐我,让我投奔琼王,以后告诉师弟师妹们,我才是大师兄,让我带着你们继续和敌人斗。”

厉风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楚狼以手指天大声道:“如有半句虚假,日后就死在老二你的锤下!”

既然当年楚狼并未弃河王不顾,而且还是河王内收大弟子,厉风心结解开,暴戾之气也随之消散。

厉风扔下铁锤,他看着楚狼道:“狼哥,老二错怪你了,要打要骂由你!”

楚狼收刀,他走到厉风面前,将厉风紧紧抱住。

厉风也紧抱住楚狼。

旁边的宇文乐和李思看着这一幕,既是高兴又是感动。

楚狼道:“老二,当年如果不是你拼杀断后,我和师傅根本逃不出去。我也就活不到今日。师傅死了,我们还活着,所以我们更要团结,这样师傅在天之灵才能安息。”

厉风道:“狼哥,我想为师傅报仇,但是我爹不让,还免了我继承权,这些不算什么……河府被毁的事,我忘不了!到处是死尸,是鲜血,那些畜生还将师傅的亲属扔进大火。还记得小豆子吗?就是二爷那个可爱的小孙子,他才三岁,他全身着火,哭喊着,厉风哥救我啊……但是,但是我却无能为力,我周围都是敌人……”

残忍的往事如藏在心中的魔鬼,时刻折磨着厉风。

厉风便用拳头击打着自己头。

或许这样他心里才会好过些。

楚狼完全能明白,那晚厉风所经历的,所看见的,比他所经历的更残酷,更折磨心灵。

楚狼心如刀割,他目光也变得血红,充满对敌人的仇恨。

宇文乐和李思听了厉风这番话,更是心里震颤,潸然泪下。

二人也走过,也将厉风抱住。

这一刻,四兄弟紧紧抱在一起。

这一刻,厉风觉得自己不再孤独。

楚狼拽住厉风击打头颅的手,楚狼道:“老二,我知道你受尽委屈,我知道你心里痛苦。现在你不再是一个人了。以后无论什么事,我们几兄弟同生共死!这次我出来找你们,就是要为师傅,为河府所有死去的人报仇雪恨!让他们血债血偿!”

宇文乐也道:“对,我们一起去找那些畜生算账!让江湖人也看看,大河王弟子不是懦夫,师仇必报!”

厉风道:“我爹说,如果我擅离静山,以后父子情绝。”

楚狼三人一听愣了。

既然这样,那厉风岂不是不能出静山了。

楚狼看着他道:“那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厉风道:“狼哥,换你呢?”

楚狼道:“换我,既然我的兄弟们来找我,我就和他们去大干一场。就算父子情绝,也总比日夜遭受折磨好!也总比让天下人看不起好!”

“现在,我也是这么想的!”厉风又大声高呼。“我们走!”

楚狼、宇文乐、李思也都心情澎湃放声高呼。

“我们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