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见琼王(上)(1 / 2)

[https://www.xs321.com/]

宇文乐是琼王之子,也是血盟后人,当初大河王待宇文乐极好。河王对宇文乐抱有很大希望,为此煞费苦心为宇文乐量身定做一套修炼暗器的方法。

宇文乐也遵照琼王嘱咐,对河王视师如父。

河王死了,宇文乐既悲痛又愤懑,自然想为河王报仇。

宇文乐道:“我当然想了。但是我爹不让。我爹说这四路人马联手便将大河府毁了,我们琼王府更难抗衡。弄不好,琼王府会招来灭府之灾。所以现在得韬光隐晦,等待时机。我爹说迟早会有一个特别的人出现,那个人将是我们的希望。所以我一直在等那个人。”

在宇文乐十八岁的时候,琼王将所有秘密告诉了宇文乐。

宇文乐这才知道血月王城和血盟的事情。

宇文乐也想起当年师傅曾隐晦的对他说过,有一股神秘可怕力量在伺机布局,一但时机成熟,这力量就会染指江湖和天下。

原来这股神秘力量就是血月王城。

而他们则是血盟的后人。

与血月王城势不两立。

琼王还告诉宇文乐,血盟小主人还在世上,用不了几年便会龙出大海,到时候将召集血盟的人对抗血月王城。

琼王激励宇文乐,让他刻苦修炼,日后好辅佐血盟小主人。

所以这四年来,尽管宇文乐也吃喝玩乐,但是修炼武功也没耽误。宇文乐遵循师傅当年给他制定的修炼方法勤学苦练,等着血盟小主人出现。

这四年来宇文乐的武功也取得了长足进步

楚狼对宇文乐所说的那个“特别的人”饶有兴趣,楚狼道:“那个特别的人是谁?”

尽管宇文乐和楚狼关系好,但是事关血盟机密,宇文乐也绝不会透露。

宇文乐:“关系重大,恕老五不能如实说了。”

既然如此,楚狼也不勉强。

楚狼道:“那厉风现在如何?”

宇文乐一脸惋惜道:“唉,老二疯了。”

楚狼听了这话心里一震,他道:“疯了?!到底怎么回事?”

宇文乐道:“当年厉风侥幸活了下来,他准备带甘州八阵人马报仇雪恨,结果被他爹痛打一顿,让他断了报仇念头。厉老爷子是为了保甘州八阵不想惹火烧身。也可以理解,连河王府都被毁了,甘州八阵也不是对手。但是你也知道厉风一根筋,就要报仇。为避免厉风擅自调动甘州八阵高手去报仇而招来大祸,厉老爷子干脆废了厉风继承掌门的权力,将继承权传给历风弟弟厉雷。厉风那么刚烈,师傅的仇报不了,自己又失了继承权,胸中恶气将他憋得神智也失常了。后来我听说厉风被厉老爷子送到了静山,厉老爷子希望厉风修心养性。但是厉风不是修心养性的料儿,为了排遣苦闷发泄心中郁气他是每日疯狂练功。去年我路过静山探望他,他披头散发全身肮脏形如疯子,连我竟然也不认了。抡起铁锤就打我,幸好我跑得快啊,不然就被他打死了……”

楚狼得知厉风情况后心情很是沉重。

厉风当年可是八大弟子中武功最高的一个。厉风扬名时候,其余弟子包括他都是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

当年河王可说过,厉风算得上一个难得奇葩。

尽管厉风没有太高的智慧,但是在武学方面却表现出让人惊诧的天赋。

河王当年甚至断言,他年九重天里必有厉风一席之地。

如果厉风真疯了,那真是太可惜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