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岂曰无衣(下)(1 / 2)

[https://www.xs321.com/]

陈作虎将信封拆开,将信取出。

信折叠成长方形,很厚。陈作虎将信纸轻轻打开,信中夹着一沓银票,每张银票面额五万两。共六张,三十万两。

连着三年,陈作虎每年都会收到这样一份信。

信封上写着,岂曰无衣,与子同裳。

信中夹着三十万两银票。

纸上却无半字。

每年,都是一个乞丐将信送来。陈作虎还亲自审问过乞丐,乞丐也说不清对方是何人,只说有人让他将信送来,还说神血教不会亏待送信者。

如今神血教钱财即将告罄,这三十万两银子真可谓是雪中送炭啊。

这让陈作虎很振奋。

陈作虎对那亲信道:“不要为难那乞丐,给些银两还有食物放他走。”

那名亲信奉命而去。

神秘人每年都会送来大笔银两,胡铮也知道此事。

胡铮困惑道:“教主,你说此人到底是谁啊?”

陈作虎摇摇头道:“我脑子都想烂了,也想不出是谁。不管此人是谁,他是咱们神血教恩人。在这节骨眼上又送来三十万两,真是解了我们燃眉之急。”

陈作虎将一张五万两银票递给胡铮,他道:“这是给你们天风院的。现在是狼多肉少,本不应该给你们天风院这么多。但是你和他们不一样。你也不要说出去,不然他们又说我厚此薄彼了。你师弟早就心怀不满了。”

陈作虎明着暗着照顾胡铮,胡铮感恩戴德。

胡铮将银票接过感激道:“教主,你真是待我太好了!胡铮无以为报,愿以死报效教主厚恩!”

陈作虎将其余银票收起,他道:“如果不是你们胡家,哪有我今日啊。我虽凶残,但是记恩。”

陈作虎从不否认自己凶残。

原来若干年前陈作虎被玉顶真君驱出师门,他就去找害死娘的恶霸报仇。结果陈作虎被霸请来的高手打伤。

侥幸遁走的陈作虎在逃亡路上因伤重倒在雪地中,正巧胡铮父亲路过,将陈作虎救了。

胡铮父亲是个商人,平时信佛,所以常行善事。胡铮爹爹将陈作虎带回家请大夫医治,陈作虎伤好后,胡父还给陈作虎盘缠。陈作虎带着盘缠远走高飞,这才有了后来奇遇,也有了今日成就。

陈作虎后来成立神血教,并且日益壮大。陈作虎始终不忘胡家恩情。他命人打探到当年恩人下落,亲自登门感谢。

为报恩,陈作虎还将胡家长子胡铮收为弟子留在身边培养,并且视为心腹。陈作虎厚待胡铮,胡铮也对陈作虎忠心耿耿。

尽管神血教倒行逆施无恶不作,但是胡铮自幼深受父亲积德行善熏陶,所以他很自律。

胡铮难以改变神血教恶行现状,但是他约束天风院的人不得乱杀无辜。胡铮也算出淤泥而不染。在神血教也算是一个异类了。

而陈作虎虽然恶贯满盈,但是却也知恩图报的人。

陈作虎又和胡铮商议了些事。

胡铮想将楚狼营救陆凤云的意图告诉陈作虎,但是话到嘴边他又咽了回去。胡铮担心会害了楚狼。

胡铮就试探问道:“教主,楚狼现在还不知陆凤云关在咱们这里。教主打算怎么处置陆凤云?”

陈作虎道:“说实话,我对大河王还是不低眼看的。好歹他还算是个正人君子。其实陆家和我们也没多大仇怨,是澹台老怪和陆凤图当年有过节。澹老怪认定当年是河子弟子耽误了老毒婆救他儿子。你也知道澹台老怪睚眦必报,所以他咬住此事不放。他捉陆老二时候又折了一鬼,所以他更不会轻易饶过陆老二。所以,这件事上就由他吧。毕竟他是和我一起打江山的人。陆老二和他相比,屁也不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