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往事只堪哀(上)(1 / 2)

[https://www.xs321.com/]

花园里有两间屋子,一间在鱼池西边,一间在东边,中间有一条长廊连接。

此刻,两间屋内都亮着灯火。

但是幽无魂听不到屋内有动静。

也不知玉顶真君住在哪间屋里。

幽无魂身形在满园的雨雾中如魅影般先掠向西边屋子,就在这时候,他听到东边屋里传来一个苍老声音。

“阁下应该说话了吧。你到底是谁啊?”

幽无魂听到这声音,身形立刻转过,朝东边屋子掠来。

幽无魂身形到了窗下,他先未妄动,而是在窗下听屋中动静。

此刻,屋中书桌旁的椅子上坐着一个耄耋老人。

老人一头银发,胡须如雪。尽管老人已是耄耋之年,但是他面如满月精神矍铄。颇有几分仙风道骨模样。

老人正是玉顶真君。

玉顶真君对面三尺外立着一个身形魁梧的人。

这人黑色披风裹身,脸上戴着一副漆黑面具,只露一双眼睛。这对眼睛,此刻目光怔怔看着玉顶真君。

今晚玉顶真君身居小河园,又逢窗外雨潺潺,真君有感而生,他本来立在桌前提笔作一首雨夜长诗,结果写到一半墨汁没了,玉顶真君回头想唤人拿些墨来,却看到身后几尺外立着一个面具人。

虽然真君年迈,听力和敏锐力难比当年,但是这面具人竟然悄无声息而入,让玉顶真君浑然不觉,也真是让真君诧异。

是他太专注作诗未察觉,还是此人武功实在是太高了?

真君相信是后者。

尽管面具人无声潜入,但是真君一生不知历经过多少大风大浪,所以并不惊恐。

玉顶真君也未出手,因为他知道如果这面具人想杀他,之前在他冥想诗句时候就应该动手了。

或许这面具人并不想杀他。

真君就从容坐在椅子,看着面具人。

但是面具人却不说话,只是怔怔看着玉顶真君。

就这样双方沉默相对了一顿茶功夫了,总不能就这样僵持下去,真君便首先打破沉默了。

真君问面具人是谁,面具人还是不做声。

于是真君手在桌上轻轻一拍,一碗茶水骤然从桌上而起,朝面具人飘过去。

茶碗飘飞过程中,有一滴茶水飞出。

茶碗到了面具人面前,面具人伸手将那碗茶水接住。

面具人也似如梦方醒,他怔怔的目光变得开始充满怨念了。

面具人道:“岁月不饶人,真君你真是老了。茶水飞也飞出来了。当年别说几尺距离,就是十丈外隔空送茶,你也是稳稳当当茶水不出一滴。”

玉顶真君听了这话心里一动,他道:“你难道认识我?”

面具人抬手,将那碗茶喝下,他道:“岂止认得!”

然后面具人将茶碗握在手中,茶碗发出碎裂声响。碎裂的茶碗又被面具人握成齑粉。面具人松手,粉末纷纷而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