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反被狼跟踪(上)(1 / 2)

(求月票)

---------

楚狼出了房门,身形直接腾空而起,身上藏龙真气涌动,听力也倍增。楚狼听到城堡西南方向有打斗声,他就飞快朝那方向飘飞而去。

俞霞通知了闻人不望,她也朝那个方向而去。

但是她轻功难以楚狼相比,很快便被楚狼甩在身后。

事发地在山谷东南方向一处山岗上,此刻白羽妇人正和离怪打斗,那个戴哭脸面具的人在一旁观战。

白羽妇人跟踪楚狼,这几日她就隐藏在七彩谷中,为了避免被人发现,她每半日还换一处地方。

今日离怪在谷中捕杀猎物无意发现了白羽妇人,离怪便对白羽妇人发起迅猛攻击,白羽妇人只能全力应付离怪。

城堡中的人发现离怪和人打起便赶紧禀报了俞霞。

楚狼到了山岗,身形飘落下来。他看着白羽妇人和离怪打斗。此刻离怪稍落下风

虽然离怪是个异类,但是充其量也只是一个中等异类,修炼武功年头也不长,而白羽妇人武功属于绝顶高手里的中等水平,她的“驭魂锥”此刻在离怪周身上下飞舞,划出一道道森森光茫。离怪显然没有太好办法对付妇人的“驭魂锥”,他一时也难贴近妇人,只能利用自己敏捷弹跳躲避妇人变化莫测的魂锥。他口中也不断发出气恼的怪叫声。

白羽妇人见楚狼来了,便朝楚狼道:“‘无可奉告’,这是一场误会,你快让这怪物住手。”

白羽妇人也来到七彩谷,这让楚狼对她生出怀疑。

楚狼背着双手,他一副幸灾乐祸模样道:“夫人,这怪物我可真管不了。他又不是我养的。我只能给夫人助助威了。”

说罢,楚狼象征性拍拍了手,并且叫了一声“好”。

妇人气得哭笑不得,真想用魂锥将这个“可恶”青年身上穿个洞。

过了一会儿,俞霞也赶来。

俞霞让离怪住手,开始离怪不听话。俞霞就威胁离怪,如果再不听话,以后他就再吃不到铁锅炖大鹅了。离怪这才停手。白羽妇人也将魂锥收到自己衣袖中。

二人停止打斗,楚狼摇了摇头,似有些意犹未尽。

白羽妇人白了楚狼一眼。

既然被发现了,白羽妇人随机应变,她笑盈盈地对俞霞道:“妹妹,这是一场误会。我们是来求医的。”

又被人叫妹妹,俞霞很是高兴,她对白羽妇人道:“姐姐,你有什么重病吗?”

“不是我……”白羽妇人指着那哭脸面具人道:“前几日,我这手下被一个‘混蛋’将手腕打断,现在也不见好。正好经过这里,就来求医圣医治。”

那哭脸面具人为了配合白羽妇人,赶紧抬起右手,用左手托着,眼神也充满痛苦了。

俞霞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绝症重伤,这种小伤,医圣从来不看。姐姐你还是快走吧。医圣脾气古怪,如果惹恼了,麻烦可不小。”

白羽妇人失望道:“唉,既然这样,那只能走了。妹妹,后会有期。”

俞霞道:“姐姐走好。”

白羽妇人又将一双流光溢彩眸子看向楚狼,目光耐人寻味。楚狼则一脸笑,笑意让人难以捉摸。

楚狼知道白羽妇人在说谎,哭脸面具人手腕虽然被他打骨折,并不算是什么重伤,自己完全可以处理,哪用得着来求医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