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风中飞血(中)(1 / 2)

这个隐藏在风沙中的白袍人正是魔君。

四个身形如孩童般的提灯人,则是魔君手下四大提灯“童子”。这四人都是成年人,只是身形如十来岁孩童一般。

这四个童子无论武功和本领都非同一般。

此刻,那队“鬼”越来越近。随着这队“鬼”更近,风沙更是挟带着一种阴森气息猛烈拍打三个提灯童子。

三个提灯童子眼睛紧紧盯这队鬼。尽管他们来自恐怖的血月王城,但是三个提灯童子却不知道,此刻他们面对的是大虞最诡异的门派——冥崖!

老大将老三尸体放在地上,他知道接下来将会有一场恶战。三个提灯童子站成三角形,老大站在最前,老二老四立在他身后。

各自手中的灯,开始忽明忽暗。

那队“鬼”继续逼近,最前面的黑白无常,黑无常手提哭丧棒,白无常则手拿一条铁索链,二人仍一蹦一跳,他们耷拉在胸前那长长“血舌”不停蠕动着。

那个女鬼仍悲惨呼号,她那没有眼珠的眼窟窿中开始流血,就如流泪一般。

女鬼朝着立在最前面的老大哭叫。

“大郎啊大郎,我是你那苦命的凤娘,奴家为你哭瞎了眼,哭碎了心,大郎啊莫要辜负凤娘,快快入棺来……”

“女鬼”朝老大伸出一只手,一条云袖瞬间展开,如蛇一般扭动缠向老大。

老大左手提灯,右手突然多了一柄短剑,短剑闪亮光茫在充斥着阴气的风沙中骤起,剑光斩向飞来的云袖。

那条云袖突然抖动变了轨迹,从侧面抽向老大。老大武功也真是不弱,他一剑刺空手中的剑又瞬间变招,一片剑影升起,将自己左侧身体护住。

老大身后的老二和老四各自扬起手中的灯,两道灯光射向黑白无常。

“黑白无常”早有准备,在老四和老二扬灯瞬间,黑白无常身上衣袍骤裂,成了无数碎片在风中飞扬。衣袍下,他们上半身躯闪着银光,由为包裹着一种很特殊的材质,就如裹了锡纸。

但是由于这种材质极少,数量有限,所以黑白无常也只包裹了上半身。

两道灯光照射在黑白无常发光的胸膛上,灯光顿时如泥牛入海不见踪迹,黑白无常也毫发无损。原来这种特殊材质就是为应付提灯童子诡异可怕的灯光。

黑白无常也立刻反击,二人口中“血舌”飞出,射向老二和老四。

就在两条“血舌”到了老二和老四跟前,“血舌”突然张口。原来这两条“血舌”是两条红色的蛇,巨毒无比。两条毒蛇朝老二和老四喷出毒液。老二和老四这才反应过来这是两条巨毒之蛇。对方手段也真是千奇百怪层出不穷简直是让人防不胜防。

老二和老四赶紧施展所学应付这些毒液体。由于事发太快,而且出人意料,尽管老二躲过毒液,但是武功稍弱的老四再击打那些毒液时,右手不慎沾上了一滴毒液。虽然只有一滴,但是老四右手立刻漆黑肿胀起来。

老四朝老大惊叫道:“大哥救我!”

老大瞬间转身,一剑将老四那只中巨毒的手砍断。老四右手落在地上,那只手也胀到极致,然后如吹爆的气球“嘭”地爆裂开来。

一团血肉飞溅。

如果再慢一步,巨毒便侵入老四右臂了。

老四又赶紧点了自己手腕上方的穴道止血。

此刻那个女鬼伸出一双苍白手爪,身形轻飘飘朝老大而来,老大手中的灯一扬,就在灯光变化刹那间,女鬼身形消失老大眼前,出现在老大头顶上方。

这女鬼身法也真是如鬼魅一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