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楚狼惊白羽(下)(1 / 2)

这对似笑似哭的声音在屋外的凄厉的风雨中显得很是诡异瘆人。

楚狼正和老汉盘腿在炕上拉话,听到这两个怪异声音,楚狼眉头微蹙一下。

老汉脸上则露出不安神情。

那个孩子刚将鸡抱的更紧,生怕有人闯进来抢他的鸡。

随后一个声音传入屋里。

“有人在吗?”

老汉看了一眼楚狼,楚狼不动声色。老汉就地过去将门打开,楚狼仍在炕上坐着。老汉将门打开,一股风雨侵入,老汉不由打了一个寒噤。

老汉看到门前立着两个人,他惊了一下。这两人都戴着面具,一个带着笑脸面具,一个戴着哭脸面具。二都身穿着白袍,此刻二人衣袍也都被雨水淋的湿透了。

老汉不安地道:“二位,你们也是避雨投宿的吗?”

哭脸人阴声对老汉道:“老家伙,对不住了,我们得借你屋子住一晚。但是我们又担心你向别人透露,所以你只能死了。因为只有死人不会乱嚼舌头。”

哭脸人说罢一掌击向老汉。

老汉是普通百姓,那能避开江湖高手一掌。也就在这瞬间,突然一只手从老汉肋下穿过,一掌击在哭脸人手掌上。哭脸人顿时感觉有股至邪之力侵入他臂膀,他整条胳膊如被烈焰炙烤无比痛苦。哭脸人发出一声叫,随后身体也被震的连退数步险些栽倒在雨水中,他口中连吐两口鲜血。

那个笑脸人眼神也瞬间惊变。

老汉仍立在门口,他此刻似被傻呆了。

老汉腋下的那只手缩回,又轻轻在老汉肩上拍了一下,老汉身形便朝左滑出。于是楚狼出现在门口。

楚狼一脚迈出门槛,那个笑脸人反应过来赶紧朝后急退。

他眼中充满惊诧神色。

哭脸人武功有多高,笑脸人最清楚。楚狼一掌竟将他兄弟震的吐血,那楚狼得有多可怕!

楚狼另一只脚也迈出,他立在门口,屋中的灯火映在他脸上,一股雨打来,打湿楚狼的脸。楚狼的脸发着晶亮的光泽,他的眼中则充满怨怒,也闪着隐隐红光。

楚狼看了眼二人脸上面具,二人的哭笑面具楚狼并不陌生。那个发髻插白羽的妇人两名随从就戴着哭笑面具。

也不知这二人,是不是就是白羽妇人那两名手下。

哭脸人立住身形,他盯着楚狼,心里更是惊震万分。

他难以相信,楚狼一掌将他震的吐血。

楚狼面无表情,他看着二人道:“人可以狠,但是乱杀无辜百姓,那就是畜生了。既然你们俩是畜生,那就真该死了。”

笑脸人和哭脸人这时也认出楚狼。

这二人正是白羽妇人那两个随从,二人是兄弟,号称“哭笑不得”。

笑脸人是兄长,哭脸人是弟弟。

武林大会前的那晚,兄弟二人随白羽妇人去神血教隐藏处见吴七风,当时楚狼也在树林,他们见过楚狼。所以兄弟二人以为楚狼是神血教的人。

笑脸人看着楚狼道:“原来是神血教的人。神血教现在穷途末路,你不赶紧逃命还敢多管闲事!”

楚狼道:“为什么不敢。只要不顺我的意,皇上我也敢拉下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