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气得吐血(上)(1 / 2)

魔君身体飞出,猛烈撞在两丈外一棵树上,树身摇晃,几许落叶飘下。魔君身体也顺着树干趺在地上。

遮目纱又罩上,魔君身体痛苦抽搐,他也停止叫嚷,而是一口接一口吐着血,被六幽魔手击中地方,骨头都碎裂了。脏腑也被严重震伤。

但是魔君右手仍死死握着魔灯。

现在魔灯无疑是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

六幽魔手将魔君打出,他双臂张开面向天空。

他想看到哪怕是一丝的阳光,但是却连一点光感也没有。他陷入到了无边无际的可怕黑暗中。

六幽魔手发出怒叫,他身体原地转动。

“孤兄,我瞎了……他在哪儿?我要将他碎尸万段!我要将他碎尸……”

孤半魂对魔君可谓很熟悉了,完全是知己知彼,但是他真是未料到,魔君竟然还藏了一手,面孔瞬间变向,让人难以置信。

看着被致盲的六幽魔手悲愤呼喊,孤半魂既是心惊又不由暗自庆幸。幸好,瞎的六幽魔手,不是他。

孤半魂朝六幽魔手道:“六幽兄息怒,我替你将他碎尸万段!我也定会想办法医好你。”

听了这话,六幽魔手情绪稳定了些。

六幽魔手也懂些医道和自救方法。趁着现在刚致盲,他准备自救。六幽魔手立刻盘腿坐下,从怀中摸索出几枚针刺在眼中,同时运行功力……

魔君听孤半魂称蒙面人为六幽兄,他顿时想起一个人来。九重天中最为神秘的六幽魔手。

难道这蒙面人就是六幽魔手吗!

此刻孤半魂那半张诡异面孔更是诡异。另半张面孔,也越发残忍。孤半魂朝魔君缓步走过来。

魔君此刻身体遭受重创,也难站起,尽管如此,他也不坐以待毙。他艰难抬起魔灯,魔灯闪烁两下,但是闪动的光茫黯淡了许多。

两道光束射向孤半魂,灯光速度也慢了。

孤半魂脸上竟是不屑地笑,他衫中突然飞出一道月色寒光,原来是一柄戟。与“白羽人”一模一样的戟。

尽管看上去一模一样,但是只有一柄是真明月戟。

孤半魂手中的是真戟。

如今受到重创的魔君力道衰减,所以灯光强度相对也很弱,孤半魂挥出戟光将光束阻断。

魔君看着孤半魂手里戟震惊不已!

这是怎么回事?

为何孤半魂和白羽人的戟一模一样?!

孤半魂走到魔君丈外驻足。

魔君口中流出的血已是黑色,并带有碎肉,内伤真是不轻。这也是魔君,换了其他人遭受六幽魔手连续重击,此刻恐怕就是不死也只剩下喘气的份了。

魔君用断续声音对孤半魂道:“卑鄙之之……徒……我中你们计了……”

孤半魂得意道:“蠢货,我早就对你说过,只有莽夫每天嚷着决战。陈作虎和秦九天多勇猛,多光明正大决战,结果呢。呵呵,充其量蠢货遇蠢货而已。而且你们血月的卑鄙段更是层出不穷,你还有脸在这里说我……”

魔君听了这话心里更是震动,因为这话当初白羽人对他说过。

魔君看看手中握着的心脏,又看看孤半魂,他此刻似明白了些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