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追查真凶(中)(1 / 2)

陆秋亮走到吴庭跟前,现在连他也想杀了吴庭这个潜伏在大虞的血月贼了。但是他还不能杀吴庭。

陆秋亮对楚狼道:“没想到你和你的楚门是为了对抗魔域,尽管楚门名声不是太好,但是做的却是拯救国家和苍生的宏图事业。尽管你年纪轻轻,尽管你充满邪恶,但是就凭此举,我很佩服。”

能让陆秋亮说出佩服两个字,但楚狼来说,既是一种激励,也是一种荣誉。

楚狼心情也激越了,他道:“不隐瞒天尊,我其实是大河王弟子。我答应过河王提刀战王城。所以我与魔域势不两立!”

楚狼原来是河王弟子,这让陆秋亮感到意外。尽管大河王和陆秋亮相比还算江湖晚辈,但是河王声誉和人品陆秋亮是极为赞赏的。

楚狼是河王弟子,陆秋亮遂对楚狼好感更添一层。

陆秋亮道:“小狼,其实我和吴庭并没有什么交集。我今晚来临剑城是调查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在你未杀吴庭之前,我要问他些重要事情。”

陆秋亮也开始称楚狼为小狼,这从某种意义上,已不将楚狼当外人了。

楚狼道:“其实我也改变了主意暂且不杀他了,或许留着他有大用。毕竟他在血月身份也不低。所以天尊想问他什么尽管问吧。”

陆秋亮道:“此事是我的私事,请你回避一下。”

楚狼道:“那我先回避,天尊你审他,如果他不配合,天尊可用他两个孙儿要挟。”

然后楚狼走出屋子。

楚狼出屋仰面看空中明月,他又回想起先前陆秋亮施展的奇妙神功,楚狼突然心里激动,难道陆秋亮所用神功是三大奇功中的“残月录”吗!

……

屋中只剩下陆秋亮、仿师颜和昏睡中的吴庭。

此刻再无他人,仿师颜也再难控制情绪,她一把抓住陆秋亮的手,她眼中充满委屈,也充满渴望。

“亮哥,你说过找到女儿就会原谅我。这些年我苦苦寻找女儿,现在终于找到她,你也能原谅我了吧?!”

陆秋亮轻轻推开仿师颜的手道:“此事,等女儿来了再说。你现在和我说实话,当年你骗我妻儿去落星山中,你真不是想害他们吧?”

提起这件往事,仿师颜既愧疚也很痛苦。

当年仿师颜爱上了有妻室的亮哥。尽管亮哥被虞囚皇击败隐匿江湖,但是在仿师颜眼中,陆秋亮仍是江湖第一人。因为在她少女时候,陆秋亮就是她心中的大英雄了。

后来她与陆秋亮比武,被陆秋亮击败。她败的心服口服。她在武功上败了,她的芳心也败了,她爱上了陆秋亮这个比她大十几岁的男人,爱的那般疯狂,爱的那般不顾一切。

当年的仿师颜冰肌玉骨天生丽质,陆秋亮也很欣赏这个武功高强的冰美人。

有时候,爱真是一件说不清道不明的事。尽管陆秋亮已有妻儿,但是他身心还是沦陷在仿师颜的爱河中,不管是劫还是缘。

那一段岁月,也是二人这一生最快乐的时光。

但是仿师颜个性有缺陷,她脾气古怪,而且占有欲极强,她想完全拥有陆秋亮,而不是和另外一个女人分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