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怪树林(上)(1 / 2)

楚狼推测宇文乐跑到这里来刺杀小主,事情绝对没那么简单。一定有另有隐情。

如果宇文乐只是单纯为河王报仇,代师清理门户,那宇文乐根本没必要隐瞒他,早将打算刺杀小主的事告诉他了。

面对宇文乐质问,楚狼道:“你先说。”

宇文乐道:“为什么我先说?”

楚狼道:“因为我是老大,你是老五!”

宇文乐道:“好吧,谁叫我是老五,吃屎也得我先吃。狼哥,我现在效力主母和羽主,是他们命我暗杀小贱人的。尤其羽主神通广大,他知道小贱人行踪和易了容,就通知我来这里暗杀。结果被你搅了。”

宇文乐还有些愤愤不平。

楚狼听了宇文乐解释有些半信半疑。

不过楚狼也实在想不出别的疑点来了。

因为他做梦也想不到,老五和秦九天的女人勾搭在一起了。

宇文乐道:“狼哥,我吃完‘屎’了,轮到你了。”

楚狼听了这话想笑。

他忍住笑,用严厉声音道:“我救忘生,自有我的打算。所谓两害相权取其轻,她现在有大用处绝对不能死。不知者不怪,这次我不怪你。以后你别再动她,不然别怪我不念兄弟情了!谁想弄死她,我就弄死谁!回去把这话捎给你们羽主。我现在还有要事先行一步了。”

其实楚狼也是用这话警告宇文乐,谁敢杀小主,他就杀谁。

说罢楚狼身形朝酒楼方向飘飞而去。

宇文乐看着楚狼身影,他一头雾水自语道:“谁弄死贱人,你弄死谁。你疯了!”

随后宇文乐也离去。

宇文乐来到城东一幢屋中。

屋里有一个女人正在焦急等着消息,她便是雪贵人。

见宇文乐回来,雪贵人忙道:“成了吗?”

宇文乐拽下蒙面,他一脸晦气道:“别提了,失败了。”

雪贵人道:“你不是说十拿九稳吗?”

尽管宇文乐很爱雪贵人,但是雪贵人毕竟是秦九天女人,一些机密事宇文乐也不会如实告诉雪贵人。反之,雪贵人也不会将机密事告诉宇文乐。

二人都不为难对方,既不会影响彼此感情,也不会给彼此招来祸事。

所以宇文乐未告诉雪贵人关键时候楚狼将小主救了,他道:“本来十拿九稳,没想到暗中有非常厉害的高手保护那贱人。那人出手将贱人救了。”

雪贵人道:“一定是大地葬宫的柯叶宏。既然如此,贱人现在一定会回客栈……我得赶紧回去。乐,你先不要轻举妄动了。”

雪贵人吻了宇文乐一下匆匆离去。

雪贵人穿着夜行衣蒙着面,她潜回客栈飞身从窗户进入自己屋。进屋后,雪贵人飞快将夜行衣脱下,又将外衣脱了然后钻入被子。

过了片刻,门外响起小主声音。

“我要见雪宫主。”

门外有雪贵人护卫把守,隔壁还住着两名天空使。

是秦九天专门派他们保护雪贵人的。

于是雪贵人的手下轻轻敲门,雪贵人假装从梦中醒来,得知小主要见她,雪贵人呼了口气平复了下心情,然后让小主进来。

小主推门进来,雪贵人已将床畔桌上的蜡烛点亮。

小主走过来关心地问道:“姐姐,你可感觉好些?”

雪贵人假装轻咳两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