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再回楚门镇(下)(1 / 2)

傻八斤跑进破屋。

屋里有楚狼吃剩的鸡爪鸡屁股,还有些骨头。尽管屋里漆黑一团,但是傻八斤还是闻着味儿将鸡屁股抓起。他先将鸡屁股上最肥嫩的部位咬下,塞到狗狗嘴里。因为傻八斤认为这是鸡身上最美味地方,所以他将最好的给心爱的狗吃。然后傻八斤张开大口就啃那鸡屁股。

小主和大头随后而入,大头打着火折子。小主这才看到靠近灶台地方,有燃过的灰烬,还有些鸡骨头和吃剩下的一些部位。

灶台右方还有一堆鸡毛。

任小主再聪明,她也不会想到是楚狼所为。她以为是镇里有人偷了鸡跑到这废弃屋里偷偷烤了吃。

触景生情,小主回想起当年狼哥偷鸡回来给她吃的情景了。如果不是狼哥,她在五岁那年就死了。是楚狼将她捡回来,给她梳洗干净,将她当媳妇养……

当年鬼面将和魔君接走她的情形也浮现脑海了。

不断唤醒的往事在她脑海中越发明晰具体了,小主更是泪眼婆娑。

小主让大头和傻八斤出去,她抓了一把鸡毛攥在手心,一个人坐在灶台旁哭了起来。

小主伤心哭泣,不光因为楚狼。她是万般委屈憋在心中,在此刻发泄出来了。

小主为了自己的国家,为了爹爹,来到异国他乡,与血月幽王灵王一起共事。她尽心尽力,还不惜涉险潜入大河王府一年做卧底。

她本以为能赢得血月的信任,一步步高升。结果让她大失所望。

现在灵王死了,幽王情况不明,她提出想看看幽王,也遭到那个“女人”阻挠。

接替灵王的鬼无先生则向着那女子,合伙排挤她。

身在异国他乡,身边没有一个亲人。而被她视为亲人的狼哥,现在也死了,只留下这间残破的屋子,更添愁苦。

小主在屋里哭,大头和傻八斤在门口不时朝里偷窥。未经得小主同意,二人也不敢擅自进去。

傻八斤道:“大头鬼,我娘为什么哭?是我不听话吗?”

小主为哄傻八斤,自称是他媳妇。但是当年楚狼最爱喊小主媳妇,小主便不想再让傻八斤用这个称谓了。小主让傻八斤称她为娘子,但是傻八斤总是娘和娘子混淆。所以大部分时间,傻八斤就称小主为“娘”。

而且在傻八斤眼中,小主也胜亲娘,却也胜心亲娘了。

大头道:“不是因为你。”

八斤怒道:“那是谁欺负我娘,我要将他‘肚子打到头’里。”

大头道:“求你闭上嘴吧,我现在心里也不好受。我也想哭……”

小主悲伤哭泣,让暗恋小主的大头心里也不是滋味。

大头在门口低声劝道:“小主,不要哭了。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灵王死了,我会照顾你的。幽王吉人天相,也会没事的。待幽王好了,那女人就再难阻止你们见面了。还有……那个‘狼哥’的坟墓在哪里,我徒弟也告诉我了。你给他烧几张纸,也算对得起他了。以后就忘了他吧,不要徒增悲伤了……”

原来当初小主让大头派人到楚门镇查找楚狼,大头便派徒弟来打听。此事正好被魔君知道。这么多年过去,小主对楚门镇的狼哥仍念念不忘,这让魔君醋意大发。当年魔君打了楚狼一掌,他认为那个“狼哥”早就死了。但是此事也不能告诉小主,为了让小主彻底忘了楚狼,魔君便让大头徒弟按他意思行事。

大头徒弟实是魔君的人,便按照魔君的意思办事。

大头徒弟找了具孩子骸骨,埋进一座旧坟中,又把一柄猎刀扔进去。说是楚狼死了。这样小主即便再派人核实,也能蒙混过去。

此事连大头侏儒也被蒙在鼓里。

听了大头这话,小主将泪水揩尽,她长长吁了口气,哭了一场,她心里感觉好受多了。

小主让大头进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