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残月录(下)(1 / 2)

黄莺听到“残月录”这三个字身心顿时一震。

这真是让她大感意外,原来那宝贝竟然是大虞三大奇功之一的“残月录”。难怪大哥临死前还念念不忘。还让嘱咐她想办法讨回来。既然是“残月录”,那二哥想必也知情,但是为何从来没告诉过她?难道其中另有隐情。

想到这里黄莺正想再说什么,玉面人身形却朝后飘去。

二人仍面对着面,但是二人距离在彼此的视线中越来越远。

就如二人昔日的那段爱情。

玉面人对黄莺最后说了一句。

“对不起,望珍重!”

说罢玉面人转身,身形更快朝前而去。

黄莺反应过来便赶紧去追赶玉面人,她口中也叫着让玉面人别走,很快二人身形都消失在朦胧的黑暗中。

二人离去后,先前玉面人驻足的山峰后面转出一个人。

此人中等身材,身材削瘦,他蒙着面。

先前白羽妇人和玉面人对话,都被此人听到。

玉面人武功那么高,竟然也未发现附近隐藏着人,可见这蒙面人隐藏功夫有多高了。

蒙面人朝山中一个方向而去,最后他来到一个山洞里。

山洞里有火光,洞壁上被火光投映出一个模糊的影像。

蒙面人进了山洞,走到火光处。

那里坐着一个人,这个人怪异之极。

他穿的衣袍,从中正分开,左边是红色,右边是黑色。他面孔,也是一半红色,一半是黑色。也是从面部正中一分为二。

泾渭分明。

他左右面孔的表情迥异,一半儿挂着诡异地笑,一半儿则透着残忍。

仿佛他的脸,是由两半张不同的面孔组成的。

他面前有块盆一般大的石头,如同一张小桌。石上放着一壶酒,还有两个酒杯。他在自酌自饮。

他的一双手,也是一只黑,一只红。

蒙面人走到他对面盘腿而坐。

怪人将另一杯酒推向蒙面人,他对蒙面人道:“白羊兄请喝酒。”

蒙面人将酒端起饮尽,然后他道:“他终于露面了,残月录真在他手上。但是他武功实在太高了,我不敢轻举妄动。我就先来禀报你了。”

怪人目光顿时一亮,他道:“我真是没白跑这一趟。他既然露面了,那么白羊兄一定有办法找到他的老巢吧?”

蒙面人道:“我两大弟子已经伪装暗中追踪他了。被我们跟踪上,他以后行踪就尽在掌握中了。”

怪人眼神更是亢奋,他将一杯满酒递到蒙面人面前道:“这次多亏白羊兄出马才让找到他。我敬白羊兄一杯。”

蒙面人看着那杯酒道:“等你得到残月录,修炼大成恐怕虞囚凰也不是你对手了。你答应过我的事,可别忘了。”

怪人道:“只要白羊兄助我拿到残月录,我承诺的事必会兑现。还且我另外还会重谢白羊兄。”

蒙面人满意点点头,他接过怪人的那杯敬酒喝了。

怪人又道:“白羊兄,虽然你的两位高足一起跟踪他,但是他修为太高了,而且他‘残月录’也一定早就大成了,我担心二位高徒被发现遭遇不测。还请白羊兄亲自辛苦一趟。白羊兄亲自出马,鬼神也难发觉。”

蒙面人明白怪人的意思,怪人是担心自己两个徒弟难以胜任。毕竟这件事对怪人来说太重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