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最惨的兔子(下)(1 / 2)

不知过了多久,阿龙咒和玉花从巨石后转出。玉花的穴道也被阿龙咒解开,玉花脸上是一副迷醉满足的神情。她还亲昵贴在阿龙咒身上。玉花身材高大如一头奶牛健壮,但是她倚着巨人阿龙咒,脑袋也只是到阿龙咒肚脐处。

那条巨蟒看到主人,便松开殷三儿缠绕在阿龙咒身上。

殷三儿被巨蟒缠的面色发紫,巨蟒离身,殷三儿如释重负,他大口呼着气。如果阿龙咒再不完事,他可就被巨蟒勒死了。

阿龙咒如大人一般俯身摸了下殷三儿脑袋,他咧着大嘴笑道:“这娘们我喜欢,我留着了。这样我每日都可以替门主‘报仇’了。”

说罢阿龙咒如拎小鸡一般将玉花提起放在肩上,玉花发出欢快的笑,就如一只刚下完蛋兴奋鸣叫的母鸡。

阿龙咒肩驮着玉花迈着大步离去。

离开时,玉花还回头讥讽殷三儿。

“殷公子,谢谢你撮合了。这才是男人,真男人!你这个小鸡崽子根本不是男人。”

殷三儿听了这话差点气的吐血,他现在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阿龙咒和玉花离去后,殷三儿右方几丈外一块石后发出“哈哈”笑声。随着笑声,楚狼现身。

原来楚狼先前就到了,他隐藏起来未现身。

楚狼实在是忍不住了,他看着殷三儿那副羞怒尴尬的样子笑个不停。

殷三儿道:“小狼,我们可是好兄弟,兄弟我遭受如此奇耻大辱,你得为兄弟作主。”

楚狼边笑边道:“殷兄……阿龙咒和玉花倒是很般配,你就当做好事了。多谢你成全,哈哈……”

殷三儿气哼哼道:“这么说,我反而成全这对狗男女了。”

楚狼又笑道:“殷兄,你太有趣了,和我家老五不相上下。”

殷三儿道:“你家老五是谁?”

楚狼道:“琼王府小王爷宇文乐。你们俩要是在一起,我楚门一定笑声不断。不行,我得让你入我楚门。”

殷三儿摇着脑袋道:“原来让我入楚门是逗乐子,我不干。”

楚狼道:“我定会重用你。我们是兄弟,你说我能亏待你吗?咱们兄弟一起干他一番大事业。不比你在七星湖整日逮鱼捉鳖强吗。这样,你考虑一下,现在时间也快到了,我去看看娘娘。”

楚狼身形掠起,朝着雾山黄龙声声惨叫处飘飞而去。

就在楚狼快到事发地,雾山黄龙惨嚎声戛然而止。

很快,仿师颜出现在楚狼前方。

只有仿师颜一人,情锁的另一端空了,看来仿师颜拗断了雾山黄龙手腕。仿师颜一身白衣血迹斑斑,都是雾山黄龙的血。

雾山黄龙被仿师颜用各种手段折磨近半个时辰,身体被仿师颜撕成几段,最后整个身体几乎成了一堆断骨碎肉。死的惨不忍睹。

仿师颜将多年积蓄的仇恨和痛苦都发泄在了雾山黄龙身上。

此刻,仿师颜有一种难以言明的畅快感。

楚狼落下身体,仿师颜也驻足。

二人彼此看着对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