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狼狈为奸(中)(1 / 2)

小主也一直在找郑一巧。郑一巧可是寻找箜篌刀唯一线索了。小主虽然不知郑一巧为何来见郁残痕,但是她决定不放过这机会。

她准备伺机将巧儿掳走。

小主不动声色继续偷听郁残痕和那老者谈话。

老者向郁残痕禀报完,二人喝了几杯酒,此刻天色也暗了,老者先行离去。随后郁残痕结了账也离开饭肆。

郁残痕离开,小主也赶紧结了账,她催促还在胡吃海塞的傻八斤走快走。尽管傻八斤有些不情愿,但是他却很听小主的话。傻八斤舍不得剩下的酒肉,他先将嘴里塞的满满的,两个腮帮都鼓了起来,还将半只烤兔和一盘子牛肉片倒在怀里揣着,边走边吃。

……

是夜,郁残痕来到镇东南三十里外的西山村。

西山村坐落在一条山沟中,有八九户人家,是一个小山村。

月光下,一条身影从村子旁边的一座山峰上飘下。这身影手中还撑着一柄伞。正是白骨伞郁残痕。

郁残痕悄无声息落在村中一座茅屋顶上。

此刻四周万籁俱静,村里不闻一声鸡犬之声。郁残痕江湖经验老道,他立刻便感觉出情况不对。

村中不可能没有一声鸡犬声。

郁残痕也闻到一股血腥气。

血腥气是从脚下的房屋里传出。

郁残痕身形无声落下,他发现院中有一条狗的尸体。郁残痕走到门前,推门而入。月光也随着屋门打开照射进来。

借着月光,郁残痕看到屋里有两具尸体。炕上一具,地下一具。两具尸体惨不忍睹,有一具尸体更是身首异处。可见杀人者手段残忍之极。

郁残痕立刻明白,这个村子里的人,包括鸡犬都被杀了。

所以才不闻一声鸡犬声。

郁残痕从屋里退出,这时夜风中飘来一股香气。是烹饪肉食的香气。浓香诱人,让人不由吞咽口水。郁残痕品尝过无数珍羞美味,但是很少闻到如此能勾起他食欲的味道。

郁残痕顺着香味飘来方向掠去,最后他来到村子东头一间屋前。

这间屋中亮着灯。

一进院落,饭菜扑鼻的香味更是阵阵袭来。

郁残痕悄无声息潜到窗下,由于窗子拉着一条二指宽缝隙,郁残痕就顺着缝隙朝里看。

屋中有一面炕,炕桌上摆满各种菜肴。

一个美艳妇人斜靠在墙上,她酥胸半露,下身只穿一件短裤,一双雪白丰腴的腿伸在桌下。

她喝了酒,此刻面色绯红媚眼如丝。

桌旁还盘腿坐着三个人,准确的说,是三具鲜血淋漓的尸体。死者是一个老汉和一对中年夫妻。三人尸体被摆放坐在桌边,如同陪着美艳妇人饮酒。

这三个死人,原本是这间屋子的主人。

老汉是爹爹,中年男女是儿子儿媳。

三人面孔扭曲,三双眼睛都瞪的很大,都是死不瞑目。

此刻灶台前立着一个人。

此人穿一身兽皮衣,脸上还戴着铁面罩,他在专注地做菜。

这人正是狗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