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重振大河府(上)(2 / 2)

楚狼也真是佩服忘生的手段。

楚狼摘下斗笠,露出刺着地狱之龙的光头。楚狼摘下斗笠,让他看起来充满邪恶之气。

宇文乐和巧儿没想到楚狼现在竟然剃成了光头,脑袋上还刺了一条恶龙。

楚狼摸了把自己光头,他看着巧儿眼睛道:“我知道你有多悲愤伤心。狼哥把这话摞到这儿,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个畜生的!我不光要他的命,我还要让他名誉尽毁臭名满江湖!”

郑一巧抽泣道:“我要亲手了他!”

旁边的宇文乐道:“这容易啊。看看楚门这阵式,到时候把那畜生绑了任由你千刀万剐。不要哭了,别哭了身子。我和狼哥会为你做主的……”

楚狼则任由巧儿哭,楚狼知道巧儿需要发泄,痛哭一场对她来说是好事。

楚狼又对宇文乐道:“你们现在过的怎么样,二爷风大哥他们可好?你爹是不是回琼王府了。”

冥崖的人回避了,宇文乐说话也就无顾忌了。

“我爹得回琼王府主持大局,他将我留下来。我爹私下对我说,小狼一走,前路黯淡。但是我们是血盟之后,也别无他法。二爷和伍爷倒是信心十足,和主母筹划竖血盟大旗公告江湖的事项。他们也希望早一日找到小主人。至于风大哥,唉……”说到这里宇文乐叹了一声,他继续道:“风大哥更是沉默寡言了,一天也说不了几句话,每日喝酒,就如行尸走肉一般。有一次我竟然看到他将自己吊在树上,差点吓死我。”

楚狼听到风中忆状况心里不是滋味。

楚狼道:“那主母和羽主对你们如何?”

提起主这兄妹俩,宇文乐更来气。

“别提了,按说现在是一家人了,但是冥崖的人还故弄玄虚玩那套诡异神秘,他们极少在我们面前露真容。我现在都不知主母和羽主长什么模样。而且他们任人唯亲厚此薄彼,对待我们始终是隔着心。哪里如我们众兄弟在一起快乐。如果不是我爹和巧儿,我早就走了。”说到这里宇文乐眼睛一亮,他道:“狼哥,既然碰到了你,你现在还成立了楚门,我和巧儿就不回去了。就跟着你。”

楚狼用一种让人难以揣摸的神情看着宇文乐。

“你们还得回去,不能丢下二爷和风大哥不管。而且我也需要你回去,因为……”

楚狼附在宇文乐耳边低语几句。

宇文乐一边听一边点着头。

楚狼和宇文乐说话完后,巧儿也哭得差不多了。楚狼安慰了巧儿一番,现在他也得率楚门的人走了。

楚狼戴上斗笠,他对宇文乐道:“照顾好巧儿。”

宇文道:“只要我有口气,巧儿就无事。”

楚狼便掠上马背,率楚门的人继续赶路。

……

三日后,雨城。

雨城多雨,这几日更是淫雨连绵。

李府气派恢宏金光闪闪的府门前方空地上,一片烟雨朦胧。

雨雾中,立着近四百头戴斗笠,身着黑衣的人。雨水拍打在几百斗笠上,“噼啪”声不绝,水滴纷飞。

府门廊檐下,数名府门守卫看着眼前这景象,腿肚子都在发颤。

立在人群最前的黑衣斗笠人,系着灰色腰带。

他斗笠压的很低,让人看不清他的面目。

他对府门守卫冷声道:“我和众兄弟路经此处没了盘缠,让你家少爷出来送些钱来。赶紧去禀报,晚了我们可就杀进府中了。”

守卫听了大惊失色,赶紧进去禀报。

过了一会儿夫,府门里响起一个炸雷般的声音。

“我倒要看看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来敲诈老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