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落星山中怨女泪(下)(1 / 2)

这人来的方向,正对着湖另一边楚狼隐匿的灌木丛。

楚狼一双眼睛透过草丛的缝隙偷窥着。

楚狼跑到落星山,就是对这人的充满好奇而来,楚狼想看看这人真实面孔。但是楚狼感觉,现在这张面无表情如同蜡塑的面孔并非此人真面容。

楚狼猜测没错,这人戴着一副玉面具。

玉面人走到潭边,他将身上背的包袱取下,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些纸钱。

玉面人盘腿坐在潭边,他打着火折子,拿起一张纸钱点燃,然后将燃烧的纸钱丢入潭中。燃烧的纸钱落下潭中,正好燃成灰烬,火星闪动两下便熄灭了。

玉面人又拿起一张纸钱,又点燃丢到水面上,纸钱还是落入水潭燃成灰烬。

楚狼不得不佩服这玉面人将时间、力道、丢纸钱的速度都掌握的分毫不差。

就这样,玉面人将一张张纸钱点燃丢到水潭中。随着他速度加快,潭面上一片纸灰,一片星星点点的火光。在月光映照下,构成成一副梦幻般的画面。

不知过了多久,玉面人将最后一张纸钱丢入湖中。

再无纸钱可燃,潭面上也再没有星星点点火光,只留下一层飘浮的灰烬。

如玉面人死灰的般心。

玉面人取出一个酒壶,他喝了一大口酒,然后他用充满苦闷的声音自语道:“吾妻,吾子,我又来看你们了。我现在年龄也大了,也是越发想你们了。我知道你们娘俩也一定在想我。我也想去陪你们。但是有些事我得做完。我得找出凶手替你们报仇,而且我还得一雪前耻……还有一件事,有生之年我还想找到女儿。尽管她是我和仿师颜私生女,但是她身上毕竟流着我的血,我不能不管她。我已经对不起儿子,再不能对不起女儿了……”

躲藏在灌木丛中的楚狼听了玉面人这番自语非常诧异。

楚狼真是未想到,这玉面人就是仿师颜的野男人,是梁荧雪的爹。难怪当初赵显不肯说玉面人身份,身份真是非同一般啊。

这要是传出去,那玉面人和仿师颜名誉就都毁了。

楚狼现在知道玉面人真实身份了,他可不敢小觑玉面人。楚狼屏声敛气,一动不动,一只虫子钻入楚狼脖子,楚狼纹丝不动,就如一尊没有生命的雕塑。不然被这玉面人察觉灌木丛隐藏着人,那就麻烦了。

玉面人仍旧盘腿坐在潭边,眼睛看着潭面,一边喝着酒,一边诉说着对妻儿的思念,还有他的忏悔。

玉面人一直认为,妻儿的魂聚在这潭面上不散,所以他说的话,妻儿的魂能听到。

楚狼从飘来的酒气中便能闻出,玉面人喝的是一壶烈酒。

楚狼就最爱喝烈酒。

烈酒入肠的滋味,楚狼感同身受。

蓦地,玉面人手朝身后连续弹出两指,瞬间两道指风如剑气射向身后。

此刻玉面人身后几丈外,一条白影闪动而来。

这是一个女人,身穿白袍,踏着白靴,白的一尘不染,身上还散发着白色寒气,如袭一身冰雪之衣。

她的面孔冰冷而僵硬,头发和眉毛也是白色的。

她正是一夜雪仿师颜。

面对玉面人弹出的两道指风,仿师颜双掌齐出,两股寒气瞬间而出将射来的那两道指风包裹住。

玉面人也不回首,他右掌飞快张合,然后又朝身后一掌击出。

这道掌影太快了。

快如流星!

仿师颜刚将那两道指风化解,这一掌便到近前。

仿师颜一掌对在飞来的掌影上。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让人匪夷所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