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楚门狼力战四高手(下)(1 / 2)

葬魂刀从费谅左颈处劈到了他右胸部,小半个身子劈开。费谅在那瞬间还未死,他发出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惨叫,然后他身体从脖颈处裂开,鲜血和雨水一起飞洒。

费谅残躯也朝地上跌去。

费谅被楚狼一刀分尸,让郁残痕、狗儿、毒风艳娘都震惊不已。楚狼竟然在他们急攻之下将费谅一刀给劈了。

到底是他们太无用了,还是楚狼太可怕了!

狗儿趁机双手一扬,数点毒液从手上而起,如被踩踏溅起的雨滴射向楚狼双目。

郁残痕对敌经验更是老道,趁着楚狼将费谅一刀劈开之际,郁残痕身形向前,伞尖直刺楚狼咽喉。

这刹那间,楚狼将头猛得朝后一甩,狗儿的毒液,郁残痕的伞尖都几乎贴着楚狼面孔而过。楚狼头扬起瞬间,郁残痕也闪电出脚,踢向楚狼胸膛。

郁残痕用伞一击就是让楚狼闪避,这是惑敌之招,这一脚才是致命攻击。

这次狐狸骗了狼,楚狼再难避开郁残痕这一脚。电石火花间,楚狼体内涅槃玄经内力涌向胸腔。

“嘭”地一声。

郁残痕那大力一脚踢在楚狼胸腔上。

郁残痕知道楚狼骨硬如铁,他这一脚之力很奇特,力道可从楚狼胸腔骨缝而入伤楚狼内脏。这是郁残伞的一门奇功。郁残痕一直未用,就是等着时机出奇不易。

郁残痕功力深厚,楚狼被踢的五脏翻腾,他嘴一张,两吐两口鲜红的血。

这也是楚狼奇异铁骨卸去部分力道,涅槃玄经真气又化去一半力道,不然这一脚真能将楚狼心脏震碎了。

郁残痕虽然得手,但是心里更惊,就算秦九天受他这奇异一脚,也得受很大内伤。但是楚狼只吐了两口血,而且血色鲜红,看似问题不大。

楚狼此刻不怒反笑,他大声道:“老狐狸,好功夫!时间也瞅得好,没让我失望。不然斩你也无乐趣!”

楚狼一副豪气干云。

楚狼也连续两刀朝郁残痕劈去。

郁残痕的伞又瞬间张开,抵挡楚狼刀影。

先前楚狼尽管受了些伤,但是那都是皮肉伤,现在终于被震伤,也让毒风艳娘和狗儿振奋,二人趁楚狼攻郁残痕,从两个方向也急攻楚狼。

三人继续激战成一团。

旁边与胡铮力战的费超和费恢兄弟俩见大哥被楚狼分尸,悲愤万分,费超怒睁的双目都似要从眼眶中迸射出来了。尽管兄弟二人都想过去杀楚狼,但是胡铮此刻缠住了兄弟俩。

如今神血归藏大成的胡铮武功突飞猛进,尽管面对兄弟二人联手,胡铮此刻也不落下风。

胡铮也不能让费家兄弟去攻楚狼,只要他缠住费家兄弟,就是对楚狼最大援助了。

胡铮挥剑如雨,纷飞剑光和雨丝让人难以分辨,这正是神血归葬中的“血如雨”。尽管胡铮没有神血,但是用剑使出这招威力仍很惊人。

费家兄弟周围到处是如雨滴般晶亮的剑光,让人防不胜防。兄弟二人也只能满怀悲愤小心应付。

随着双方厮杀,战局也达到白热化阶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