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天尊之仆(下)(2 / 2)

丑陋汉子朝同伴叫道:“吴兄,劈了这老不死的!”

那清瘦汉子便一刀斩向老者。

老者仍坐在凳子上,他将杯中的酒朝清瘦汉子一泼,酒水飞射清瘦汉子面孔。趁汉子晃动身体避泼面酒水时,老者一掌而出击在清瘦汉子腹部。

清瘦汉子被击的跌在地上。

这时丑陋汉子忍着疼痛又过来,长须男子和另两个同伴也过来。他们也都刀剑出鞘。此刻顾不得谁对谁错了,他们得为朋友出头。

酒肆中其他酒客见江湖人打了起来,也都赶紧走人。

也都未付账。

面对逼过来的几人,老者也霍地起身。

他仍是无所畏惧模样。

楚狼仍坐在那里,他又将一杯烈酒饮下,仿佛这一切与他无关。

丑陋汉子嫌楚狼碍事,他朝楚狼叫道:“不长眼的东西快滚!不要在这里碍事!”

楚狼目光一冷,他起身道:“是你没长眼吧!”

丑陋汉子此刻气怒之极,既然楚狼不识相,他左拳大力击向楚狼。

楚狼也不闪避,“嘭”地一声,丑陋汉子左拳击在楚狼胸膛上,那一刻楚狼藏龙真气也涌向胸口。丑汉子左手骨头首先发出瘆人的碎裂声,然后他的小臂骨,肘骨,肱骨都陆续发出碎裂声响。

楚狼用力内力将这丑陋汉子整条臂膀都震了个粉碎。

丑陋汉子发出痛苦惨叫,他眼中竟是难以置信之色。

他那几个同伴也都惊愕万分,他们立刻明白了,眼前这个戴着斗笠的青年,武功不知比他们高出多少倍。

几人惊骇之下赶紧拖着丑陋汉子惊慌失措朝酒肆门口走。

楚狼道:“站住!把所有的账都结了,损坏的东西也都赔了!不然谁也别想活着走出这门!”

楚狼声音不算大,但是却在几个人耳中如雷鸣般地响。

长须男子识相,赶紧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旁边桌上,然后几人仓皇而去。

老者也用诧异神情看着楚狼,他也未料到这青年武功这么可怕,站着让对方打,对方都废了一条胳膊。

老者对楚狼道:“谢了!”

楚狼朝老者略微颔了下首,他道:“客气了。”

老者朝楚狼抱了下拳,随后也离开酒肆。

楚狼则又坐在凳子上,给自己倒上一杯酒。

……

老者出了酒肆,今日天上月被阴霾遮蔽,街道比往常显得昏暗。

老者在昏暗街道上失魂般地走,他口中喃喃自语道:天尊之仆,绝不允许人亵渎天尊。天尊,你现在到底在何处啊……

突然,老者耳中响起一个声音。

“照庭,快七十的人了,你这脾气还是没改啊。还是这样火爆鲁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