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风云聚瓷城(中)(1 / 2)

经过一夜急驰,翌日巳时郁残痕到了焱城。

焱山王府邸建在城北焱山之上,立在府中高处,便可鸟瞰全城貌。

得知郁残痕登门拜访,费辽命长子费谅和六子费超出府门迎接。

费谅是费家十龙凤之首,三十七岁,体态略胖,长相显得老成,像是四十五六岁的人。鬼太岁费超二十六七岁模样,身体干瘦,面色苍白,眼圈周围呈红色,如涂了一圈胭脂。

当年郁残痕指导过费超武功,所以费超对郁残痕很尊敬。

郁残痕看着费超,他颇为感慨地道:“八年前我指导你武功时候,就看出你资质不一般,日后必成大器。八年倥偬而过,如今你也是名动江湖的人物了。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这次你未能进入九重天,郁伯伯都替报不平啊。”

这次重排九重天,费超呼声很高,因为近年来费超战绩不俗。费超自己也认为能跻身九重天了。结果未能如愿,这也让费超很郁闷。

费超道:“当年承蒙郁伯伯教导,让我终生受益。郁伯伯你放心,半年内我必入九重天。也不枉郁伯伯期望一场。”

郁残痕被兄弟二人请入府中,朝会客厅而去。

费辽已在客厅外迎候。

费辽看上去有五十七八岁模样。他看上很瘦,双腮无肉,生着一个蒜头鼻,颔下留着一缕褐色的胡须。

郁残痕已有五年多时间未见费辽了。

白骨伞登门拜访,也让费辽觉得的脸上有光。

他很是高兴,与郁残痕热情寒暄。

几人进入客厅,郁残痕看出费辽左脚似有些不利索,显得很沉重。

郁残痕便道:“费兄,你的左脚走路似很沉重,似患了脚疾吗?我有祖传治脚疾的秘方。”

费辽笑道:“郁兄真是好眼力,一眼看出我左脚有些不利索了。不瞒郁兄,我并未患脚疾,几年前我左脚受了些伤,落下些毛病,不碍事。”

原来如此,郁残痕也未做多想。

宾主落座后,费谅将茶水奉上,郁残痕和费辽别饮茶边聊。

费辽道:“郁兄,真没想到你突然大驾光临。我们几年未见了,这次你一定要在我府上多住几日。”

郁残痕叹了一声道:“费兄,说实话,这次我来也是有事相求。”

费辽呷了口茶道:“郁兄说这话就见外了,以你我的交情,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郁残痕一脸苦笑道:“费兄,近日江湖中有关我的那些谣言你们也应该听闻了吧。我现在可是名誉扫地了。”

关于郁残痕丑行的传闻费家自然也听说了。

费辽道:“听说了。郁兄,流言止于智者,我们是绝对不信那些谣传的。我相信江湖中大多数人也不会相信的。郁兄几十年清誉有口皆碑,不是那些卑鄙小人能玷污的。对了郁兄,你可知道是谁再散布那些谣言。”

郁残痕愤然道:“是楚狼!”

楚狼二字一出,费辽和一旁的费谅都心里一震。

费辽眼中也掠过一丝恨意,稍纵即逝。

费辽不动声色道:“郁兄,你怎么会和大河之狼结下怨?现在他可是如日天中啊。”

郁残痕早已编好一套应付外人的谎言,他便将和楚狼结怨的事讲给费家父子听。临末郁残痕气道:“他作恶多端,我看不惯管了闲事他就记恨在心就无中生有诋毁我。江湖中那些居心叵测者还推波助澜。事件也就闹的沸沸扬扬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